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修罗场【神→日←狛】(下)

#依旧咸鱼的本言(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想自暴自弃。。)

#接上篇哦。。 @顾陌是个路人甲. 

#ooc预警。。

#以下正文↓

————————————————分割线

    温软的唇离开自己的脸颊,故作嗔怒的日向转过身看着神座,却发现蕴藏在神座眼中的,那份奇异的光彩。

    “怎么了?神座君?“

    “其实......”

    没有办法预测,接下来的事呢,但总觉得有点不太对。

    “我......”

    “日向老师这个我也不会也请你给我讲吧!”

    眼看局势不妙,狛枝迅速窜上前,俨然一副爱学习的模样。

    “诶?是吗?好吧....从头开始吧。”

    日向又从头开始,一点点认真讲解。

    虽然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这种题是完全不难的。

    透过空隙,两人也就开始不明所以的战争了。

    这个'不明所以',却奇奇怪怪的牵扯进了日向。

    就算是在认真讲题,但日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两边的热源靠近,所以四周迅速升温。

    虽然是小孩子,但他们的体温都是偏冷的呢。

    怎么回事,这种奇奇怪怪的恶意!!

    “那个,我先去穿衣服,你们先看题吧......”

    站起身,热量迅速散失。

    本想离开,却在下一秒失去重心。

    虽然不厚道,但是迅速停战的两人都心有灵犀的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然后,在两人出色的动态视力下,一副蓝底白樱的胖次映入眼中。

    重重摔在地板上,伴随这日向有手肘开始蔓延的疼痛,还有狛枝和神座依旧不厚道的失望。

    “疼疼疼......”

    “日向老师!!”

    掺起日向,才发现这一摔是出了大事了。

    手肘不自然的曲线,还有因为疼痛微微的颤抖。

    “我看看。”

    轻轻地抬起日向的手臂,神座仔细的检查着。

    碍于神座拥有这方面的才能,狛枝也只能乖乖的在一旁看着。

    “错位了,需要正骨。”

    神座抬起头,日向竟然能看到这个不苟言笑的孩子血色瞳仁中的温柔。

    “诶诶?很......严重吗?”

    “不严重,所以不用太担心。”

    平淡的语气吐露出担忧的话,听起来却格外可爱。

    “嗯,那我先去换衣服,一会去诊所。”

    捂住手臂,日向转过身想回房间,却被神座叫住。

    “区区骨科医生的才能,我也是有的哦。”

    日向当然知道这是个全能的孩子。

    “没关系,不用麻烦神座君的。”

    但是只寄托于一个孩子,不是很绝望吗。日向不能接受。

    最终,日向还是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剩下的两人都沉默了。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全能的神座君也相当值得同情啊。”

    “你也差不多。”

    神座和狛枝,都是寂寞的人呢。

    被才能所困扰,变得孤僻,寂寞。

    甚至失去情感。

    知道遇见了日向,那抹在冬日中露出温暖笑容的光。

    改变了他们灰暗的,无可追寻的人生。

    今天的天气本来也很不错呢。

    “所以呢,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说话的是狛枝,他的语气依旧很圆滑。

    “做该做的事就好。”

    “骨科医生?”

    “当然。”

    

    

    

    走下楼梯,日向几乎什么也没有想,却什么也想到了。

    狛枝,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呢。虽然相当会为自己争取利益。考试下来什么的,总是会找理由让自己奖励他呢,像个任性的孩子......不,本来就是个孩子。

    神座,在学校相当孤僻呢。虽然全能,但是却没什么朋友,也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不过有时候喜欢粘着自己,很可爱呢。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还总是一起做出奇奇怪怪的事。

    “神座,狛枝,我回来了。”

    客厅,没有人呢。

    正当日向疑惑的时候,从右旁来的推力却冷不防的将他撞击在沙发上。

    然后,错位的手肘被微凉的小手握住,手法巧妙的运动。

    “啊伊——疼!”

    下意识抽回手臂,却发现在那一下剧烈的疼痛后,手肘已经完全恢复了。

    “唉?!发生了什么?”

    不自觉的冒出这句话,日向才发现此时眼前的,是神座。

    “还疼吗?“

    日向没有答话,甚至完全没有预料到他会来硬的。

    不对?如果正骨的是神座,那么撞自己的是......

    "神座和狛枝,关系还真是好啊.......”

    “并不好!”×2(不知道为什么冒出来的狛枝)

    

    

    

    “其实直接和老师说的话,老师也是可以信任你们的。下次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了,知道了吗?”

    鲜少拿出老师威严的日向,此时看来却格外让人有信服力。

    “知道了。”×2

    “今天我想在老师家吃饭,可以吗?”

    抿着唇,狛枝乖巧的偏头。

    “可以是可以,不过为什么?”

    “因为这次的考试,我和神座君也是并列第一啊。”

    好像,蛮有道理的......

    神座见缝插针的悠悠开口:“嗯,我也是第一呢。”

    “好吧,你们两个都留下来吧。不过......“日向顿了顿,随即露出浅笑:”要来厨房帮老师的忙哦。“

    “好~”枝

    “区区厨师的才能......”神

    “神座君。”日

    “好吧....我会帮忙的。”神


TEND

——————————————————分割线

感觉状态不是很好所以写出来的文。。。。

但是我会加油的!!(突然励志)

修罗场绝赞难写www


评论(19)
热度(65)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