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牵引【狛日】

#乙乙的点文~诶嘿~
#心机枝×天然黑创
#ED后,未来机关。。(短篇)
#您的神助攻——【AI七海千秋】已上线
#正文↓
——————————————————分割线
    整个偌大的办公室,只有寥寥几个埋头工作的人。就连空调的声音也显得十分单调而寂寞。
    “唔,无聊。”
    日向伸了个懒腰,揉了揉酸痛的眼睛。
    本来他现在应该在另一个地区和苗木一起发表未来机关理念演说的,但是却被狛枝的一句“区区预备学科就不要在外面展头露脸”给挡了下来,强行和他互换了任务。
    于是,就像现在一样,在办公室里单调的坐了八个小时。
    八个小时啊!!!
    该死的狛枝,我要展头露脸关你什么事啊!!!

    “日向君……工作的时候不要打岔哦。”
    七海俨然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半眯着眼。
    “不……没有。”
   无力的趴在桌上,日向简直感觉下身肢体都麻木了。
    “狛枝……”
    “不要提他!”
    日向的心情很不好。
    “唔唔……也对呢,狛枝君明明就知道日向君喜欢他,却总是……忽略呢。”
    “都说了不要提那个笨蛋了……”
    日向苦着脸,显然是受够了七海所说的‘忽略事件’。
   
    “日向君,我有一个报复狛枝君的好办法。”
    “嗯?什么办法?……”
    “嫁出去!”
    “驳回!”

    “日向君就是因为狠不下心,才会被狛枝君牵制哦。”
    虽然迷糊,但是不得不承认关键时刻的七海十分可靠。
    “可狛枝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笨蛋!”
    半鼓起脸,此时的日向看上去竟有些可爱的委屈。
   
    “我到是有个办法,日向君。”
    “什么办法?……”
    “拍裸♂照寄过去。”
    “驳回!!”

    “我那么好心好意的给日向君下套路,为什么日向君不接受?”
    “不要就这么承认是套路啊……”

    诡异的沉默了一会。
    “说真的,日向君很漂亮哦……某种意义上……”
    “哇那是什么意义啊……”
    “就是那种……让狛枝君喜欢的意义哦。”
    “哇还有这种意义啊……”
    ………………
    “说真的,日向君该争取了。”
    ………………
    ………………
    ………………
    ………………
    “嗯,我知道了,七海……能稍微,帮我一点忙吗?”
    日向觉得,自己必须捡起当年攻略王的尊严了!
    不,不对,应该是放下尊严……吧。
   

   

    认真的七海办事,向来都是,相当干练的。
    日向十分赞成这一点。
    用手指慢慢抹匀唇上的唇膏,看上去就像是保护的十分完美的绯色翡翠。
    “不用红色的吗?那款浅粉色的也很可爱哦。”
    七海糯糯的开口。
    “没必要和女人一样吧……”
    看起来有意思,就够了。
    “……算了,这样的日向君也很漂亮呢……”
    “……该谢谢你吗?……”
    虽然只是一张中等偏上,蛮秀气的脸,但是日向从身上由内而外的特殊气质……

    “果然日向君和女人一样漂亮什么的,说不出口呢……”
    “你已经说出来了!!”
   

    “七海你还,真会选地方……”
    “这是称赞吗?”
    “嗯哼……”
    结果是餐厅吗?
    装潢总体是暗色,不过并不让人感觉到沉闷,反而是欢快,愉悦的。
    “狛枝君,在那里。”
    “嗯,看到了。”
    “希望日向君能成功套出狛枝君的,爱意哦~”
    “不要老和兔美学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啊。”
    收起手机,日向确认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不妥,才向那个把玩着刀叉的白色身影走去。

   
    “呀,晚上好,日向君。”
    “晚上好。”
    看着徐徐坐下的日向,狛枝也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
    “怎么?你今天就是穿着这身去……演讲的?”
    不会有人演讲穿白色礼服吧,而且是精致到玫瑰也别的规规矩矩的高档西服……
    这是婚礼穿的吧。
    “当然不,这是我知道日向君要请我吃饭才特意换的哦。”
    “是吗,你真棒。”
    大概是,敷衍的回答。
   

    “今天的日向君,特意打扮过吗?很漂亮哦~”
    狛枝一如既往的迷人笑容,挑不出瑕疵。
    “只是漂亮?”
    “日向君还想要听到什么回答?Sexy……吗?”
    ………………
    ………………
    “你是笨蛋吗?……”
    偏过头,稍微有点高兴呢……

    “嘛~作为预备学科已经很不错了。”
    些许的诡异伴着日向的沉默。
    “狛枝你找打吗?!”
    ………………
    还好,狛枝及时的收敛没有让这次的饭局变成僵局。
    不过重头戏,在后面呢。

    “日向君,相信希望吗?”
    日向怔了怔,时间轴慢慢的回溯,好像一下子到了那个自相残杀的绝望时期。
    “希望,是个绝对的好东西。我这样说过吧……呐,日向君。”
    抬起左手,那上面的,显然是冰冷的机械臂。
    但是却被擦拭的如此漂亮,每一个细小的零件,都是干干净净的。
    “铲除毫无希望的家伙,成为垫脚石,我一直都以为,这样就对了。”
    狛枝依旧在说着,甚至连停顿,也是急促的。
    “日向君,喜欢我?”
    日向没有动作了。
    甚至连刚才的疑惑,也没有了。
    简直,难以置信。
    “果然,像我这种垃圾说喜欢什么的,很勉强吧。就算是身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也会困扰对吧……”
    “当然会困扰!!狛枝你个大笨蛋!!!”
    猛然间拍桌站起,日向紧咬着嘴唇。
    超难吃的,唇膏。
    “喜欢你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你!!你还能拦着我喜欢你不成?!!啊?!混蛋狛枝!!为什么要提以前的事啊!!已经没有人怪你了不是吗……”
    “就算是我自己想憎恶自己,日向君也,管.不.到.吧。”
    “当然,管的到!!!”
    “凭什么呢?”
    “凭我爱你,想和你在一起!!”

    眼泪都快要,夺眶而出了。
    嗓子很累,简直要嘶哑了。
    好害怕,好害怕他还是不懂。

    突然,周身猛然间开始摇晃,墙壁开始有了倒塌的形势。
    地震?!
    怎么会这么突然?!
    不会这么巧吧?!

    真的,太巧了。
    狛枝伸出手,从容的神情没有一点点慌张。
    “转过身后七米,就是出口。你前方一米,是我。所以,你要怎么选择呢?日~向~君~”
    要不自己活着,要不和狛枝,一起死。

    已经在坍塌了,不能再奢望,那七米的遥远距离了。
    其实,自己也早就牵住那只冰凉的手了呢
    凉凉的,真舒服啊。
   
    “日向君,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这是狛枝拥着他的,最后一句话。
    …………………………
    …………………………
    …………………………
    …………………………
    …………………………

    “疼疼疼疼——轻点啊,日向君。”
    “只是擦破了皮就受不了,那还玩什么,刺.激.的.啊。”
    恶意的用蘸了酒精的棉签进攻狛枝的伤口,日向显然一脸的火气。
    “我错了疼疼疼——我也是为了和日向君心意相同啊。而且我的幸运啊噫——疼——”
    “下次再做这么危险的事,饶不了你哦……”
    手上的动作,不自然的放轻了呢。
    狛枝欣赏着日向脸颊的那抹红意,有些难以控制呢。
    “啊狛枝你……唔……”
    突然被吻住,日向才发现,自己受狛枝的牵制之深。
    原来一直,都被牵制着。

    “话说上次日向君抹的唇膏超色♂气的,真想尝一下呢。”
    “是吗?下次给你带来你慢慢吃。”(笑)

END
————————————————分割线
嗯。。。对。。。
本言是谁?!本言在哪儿?!本言在写啥?!
。。。我我我。。我去种田www。。
文笔一如既往的。。渣渣。。
www我对不起你们www(狂哭)

评论(26)
热度(61)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