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如何攻下自己喜欢的不良【狛日】(16)

    好甜。

    嘴里含着甜丝丝的糖块,日向静静的靠在大树下休息。  

    虽然已经是这个年纪了,但还是喜欢甜食啊。

    甜的东西总能让人心情很好。

    倒不如说日向确实需要时间忘记一些烦心事。


    “日~向~君~”

    熟悉的声线猝不及防的响起。

    “不在滚!”

    想要逃离,却被猛然间被麻利的锁住。


    “放开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死命挣扎着,想摆脱狛枝的牵制,却感觉到湿湿热热的柔软物体靠近耳边。

    “日向君的味道,很甜哦~”

    虽然压低了声音,但狛枝所独有的魅惑声线却在压制的情况下更加的引人沦陷。

    潮湿且温热的气息刺激着日向敏感的耳垂,让他止不住的颤抖。

    “放...放开!”

    大概是最后反抗的力气了。

    奋力推开紧紧附在自己身上的狛枝,日向自己的重心也毫无征兆的偏离了方位。

    啊,糟糕。

    就这个姿势摔倒,超不妙!!

    闭着眼准备接受地面的洗礼,刚刚散去异常热度的身体又被什么给捞了起来。

    就这样意料之外的悬空。

    之前猛然间划过脸颊的空气也静止了。

    “不良都像日向君这么没脑袋吗?好好看脚底下啊。”

    这个嘲讽的声音挨得很近,近到就在眼前。

    “诶?那是不小心......还有,放开我啦!”

    明明自己的体温比狛枝高的,为什么却感觉被给予了热量呢。

    嘴上说着刻薄的话,狛枝却还是小心的扶起日向,甚至很体贴的踢开日向脚边搞事的石块。

    “下次再这么粗心,日向君就好好的待在家里当足不出户的‘贤妻’吧。”

    诶?!

    “谁是你妻子啊?!!都说了我只是不小心了!!”

    脸上迅速染上不知名的红晕,日向的第一反应仍然是抵抗。

    “下次就不会摔倒了!”

    别过头,日向不再看那张表情不明的脸。再直视那张脸,只能让他的抵抗 (傲娇) 成为徒劳。

    不行,不能屈服。

    快点离开!!

    日向慌张的迈出了第一步。

    “等一下日向君!”

    “不要!我啊!......”

    随着重重的落地的声音,地上扬起散乱的灰尘。

    “......疼......”

    

    “果然呢,不良出门只会看天吧。”

    “这是嘶——意外......”


    脚踝好疼。

    不,自己好歹也是不良啊,这么点伤......

    撑着地面想要站立,却又一个趔趄摔下。

    ......

    啊,手臂擦破了。


    狛枝实在是不知道日向在倔强个什么。

    “能起来吗?”

    有点生气。


    “我......可以。”

    死也不想再在这么狼狈的时候被帮助了!


    狛枝没有说话,只是略显无奈的背对着日向蹲下。

   “上来。”

    这显然让日向有些不知所措。

    “干嘛?......”

    “你这个样子,怎么自己去医务室?”

    “我可以......”

    “不,你不行!上来......”


    日向竟然觉得,此时的狛枝有些令人莫名的害怕。

    虽然他本来就是多变的人。

    但是日向还是对自己没有见过的那些层面感到恐惧,和好奇。


    “......嗯......”

    最终还是,舍弃了尊严?


    学校走廊。

    果然超显眼的。

    路人相继投来意味不明的目光,却完全不足以让他注意了。

    狛枝的味道很特别,就像是一片混沌,但是却又在这片混沌中,诞生出了什么令人喜爱的东西。

    很舒服呢。 

    就算是这个天气,狛枝的体温也是凉凉的,一点也不让人烦躁的温度。

    

    “疼吗?会不会太摇晃?”

    狛枝没有回头,只是语言染上说不清的温柔情愫。

    “不......没事的。”

    现在一提才想起来脚踝那阵火辣辣的痛感,就像是火焰在一点点扩散。

    但是怎么好意思再说疼呢?

    ........


    “要是不疼了,要不日向君就下来?”

    ........

    ........

    “好啊放我下来!!!”

    混蛋狛枝!!难得自己还觉得他辛苦了!!结果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吗??!!


    不满的踢蹬着双腿,忍着疼痛所展现出来的孩子气更加让人失笑。

    不过抓住了怎么可能放下呢?


    “唔哇!!!狛枝!!”

    眼前突然旋转起来,只能感觉到被什么东西快速的抓住腰部,然后快速被钳住。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移动到前面来了。


    “好,抓紧了。”

    抬起头,不出意外的是那张笑的好看的脸。


    明明额头已经布满汗珠了,呼吸也变得有些紊乱,却还能露出这么游刃有余的笑容啊。


    诶?不对!!

    “狛枝你是怎么做到这么高难度的转换的?!!!!”

    “不知道呢,运气好吧~”

    “好个鬼啊!!要是抱不动就不要抱了!!”

    “这可不行哦。”

    “嗯?......”


    狛枝一秒严肃。

    “要是自己心爱的妻子都抱不起,怎么谈要养呢?”

    妻子。

    妻子。

    妻子......

    不不虽然之前也这么乱七八糟的说过但是!!啊不对!!完全变得意义不明了啊!!!脸变得好烫!!乱七八糟的!!


    “狛枝你去死啦!!!!”



    罪:“那个......过程我也大致明白了.......但是,为什么会有......会有二次伤害?......”

    创:“不,那个......”

    枝:“意~外~”

    创:“去死!!!(`Д´*)”


TBC

——————————————————分割线

下篇就完结了哦❀~

哇写到现在感觉自己脸皮好厚

感谢米娜的支持,本言是剧情废(本篇根本没什么大剧情),而且很多细节也处理的不够到位,ooc也是常有的www,但是仍然有你们在(感动),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评论(26)
热度(41)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