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无言以对【狛日】(1)

#和 @外城 的联文!非常感谢外城的校对和脑洞构想!(本篇文:妖言  校对:外城)
#狛日only
#私设注意!
#ooc注意!
#以下正文↓
————————————————分割线
  患上重度抑郁症的,第三百六十五天。身体情况日益下降。食量减少,体重减轻,身体机能……身体机能……
  好累,不想……说话……

  日向是重度抑郁症患者。是一具濒死的,失去希望的躯壳。杂乱的信念贯穿大脑,却始终无法归一的有意识的机器。
  已经,差不多将要看到死神了。白色的,微笑着面对一切的死神。
  啊,虽然,只是妄想,但是……
  有点期待啊。

  干笑两声,却发现这始终是无意义的。除了牵扯开了干燥的唇,溢出腥甜的血珠,再也没有任何值得发表的感受了。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但是……太普通了……太普通了……这样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啊……

  尽管是这样,日向还是很昏沉。呼吸也轻盈且绵长。就像是,最后一天的气体交换,什么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只是,在这一秒钟,平平淡淡的活着,感知着生命。
  就连最后的再见,也说不出口了吗?自己还真是,没用啊……

 
  阳光缓缓透进窗帘,温柔的抚摸着床上安详人儿的平静面庞。
  金色的温度,一点点排斥着余寒,然后变得活泼起来。
  但是,仍然没有任何动作,床上的他。

 
  自己死掉了吗?
  手上突如其来的温暖,真切的否认掉了他的想法。

  “早上好~日向君~”
  陌生且有些轻佻的音色,没有半点征兆的响起,贯满了空荡的房间。整个沉寂着的空气也流动了起来。
  顺着声音偏过头,日向抬起眼眸,眼前果然多出了与往常不同的景色。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白色的,火焰状的头发。还有那精致,因背光而蒙上一层面纱一般的五官。眼睛,那墨绿色的,捉摸不透的美丽眼睛。

  但是日向不认识他。

  “你是……谁?……咳咳……咳咳……”
  大量空气冷不防的涌入肺部,真是狼狈啊,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了吧……询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死人需要知道什么呢?

  “死神吧……真漂亮呢……”
  是的,就这样被带走,也……也不错吧。
  可是,遗憾。

  “我不是死神哦,日向君,不是的。”
  这温和的,没有一点点杂质的干净音色轻柔回旋在日向耳边,竟有些难以言喻的的圣洁。

  “我是日向君的看护,从今天开始看着日向君活下去哦。”
 
  原来是新来的看护啊,反正最后也会就这样离开的……无所谓了。总是这样,在照顾与被照顾之间徘徊啊,最后也不是全离开了吗……
  无聊。

  “原来是,新来的看护啊……还好,抑郁症不会传染呢……”
  扯出微笑,日向缓缓坐起,白色的衣袖牵扯开来,勾勒出他日渐明显的骨头。
  就像是即将燃尽的蜡烛,在那不久将熄灭的未来展露出无所畏惧的光芒。这样的坚强,这样的颓弱。
  是的,突然心揪紧一般的疼痛。
  狛枝承认,这样的感觉,的确是出乎意料的复杂。
  被那个失去希望,却依旧平静的燃烧着的眼瞳吸引了呢。

  这不止止是一具躯体,狛枝看到了不太一样的东西。
  像那夕阳,像金辉溢满的余晖所留下涟漪一般不息的暂时歇栖的生命力。
 
  日向创并不特殊。但是,他却是独一无二的。
  狛枝依旧笑着。他望着窗外远处的地平线,那个与什么东西相交的地方。
  日向看不透。
  光太刺眼了,已经完全盖过狛枝了。盖过了那个日向依然不熟识的白色身影。

  “总之,从今以后,请多指教啦,日向君~”
  狛枝冷静下来了,他的唇愈加发白了,成为这灼眼的光的颜色。
  “嗯,请多……指教。”
  日向凝望着那燃烧一般的白色,沉默了,因为他今天已经没有力气了。
  ………………
  ………………
  ………………
  ………………
  ………………
  “嗯……今天体温难得有一点高呢——”
  狛枝坐在窗台边,借着阳光仔细直视着温度计。轻微拖长一点尾音,却没有任何打岔的意味。
  “大概因为已经是夏天了吧。”
  日向依旧是平平淡淡的语气,但眼神却是迷茫的扫视着,最后确认这确实已经进入夏天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害怕在人前出错了呢。不过也是呢,自信什么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吧。
  嘛,总结来说——习惯了。

  “也许是好事?……总之先记下来,一会告诉亲切友好的Mr.医生吧。”
  “你这是骗幼稚园小朋友的语气吗?……”
  “嗯……”狛枝陷入没有任何水准的沉思:“现在的日向君已经和幼稚园小朋友没什么区别了。”
  偏过头,日向一脸不理解,甚至少有的想要发问。
  “为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正确的决定。嗯,一开始就不正确。
  “啊,日向君你看。现在的你和废人有什么区别?反正最基础的离开看护生活是完全不可能的吧。吃饭,换衣服,就算是睡觉也完全让人放不下心来呢。这样的生活方式,不就是那些最低级卑劣,只靠别人生存的渣宰吗?……”

  迎面而来的,是难以描述的钝痛感。
  “啊咿——疼!”
  阐述希望论时的狛枝防御能力几乎为0。
  “给我适可而止……”
  突然发力的手臂轻轻垂下,关节缓缓泛起温和的热。日向偏过头,掩饰着难以言表的复杂。
  “就算是这样,也轮不到你说……笨蛋狛枝。”
 
  就算是在几个月的相处后变得熟识,日向也完全不习惯狛枝没有规律性的发病。突然开口希望,又突然自贬,然后紧接着打击自己……嘛,开始的时候确实不喜欢呢,但现在也只是单纯的不适应吧……
 
  “轮不上我……吗?也是呢,我这种渣宰……”
  “闭嘴啦。”
  电视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随即是重重砸下遥控器的响声。
  啊,应该闭嘴了。起码这点狛枝还是识时务的。
  不过,已经是日常了吧。

  “喜剧节目?”
  “不想看……”
  日向掖了掖被子,微蜷起膝盖。他实在是不想纠结于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分类了。既然是解闷的话,什么都一样了吧……
 
  “昨日九点三十分,一具尸体在图书馆被发现,据警方调查发现,尸体距离发现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看来是行完凶之后仓促的逃走的……不过没有留下破绽,说明凶手相当聪明呢……”
  狛枝悠悠的发言,语气中是日向难以理解的狡黠意味。

  “说的和凶手你认识一样……”日向当然是不买账的,甚至有一点气:“你什么都知道怎么不去当警官?”
  “警官这种充满希望的职务自然是轮不上我这种垃圾啊,日向君还真是明知故问呢~”
  “先说清楚我不‘明知’谢谢。”

  隐晦的图片赤裸裸的展示着凶手的残忍行径,却让日向始终不感兴趣。毕竟是,无关的事吧……
  嗯,完全无关呢。
  现在也是,以后也……

  啊,不对。怎么了?狛枝?
  日向只凭借着抑郁病人的灵敏性捕捉到了狛枝脸部那一点,那一点的不自然。

  “狛枝?……还好?……狛枝?狛枝?!”
  “啊?……抱歉。”

  “突然想起今天的汤不小心把洗衣粉放错进去了!!”
  …………
  …………
  啊,白担心了呢。也对,这个人可是幸运混蛋啊……
  “没关系,今后我都打算拒绝你的汤了……”
  日向抬头看了看被夕阳浸染的一片玫红的天。嘴唇顺着风声蠕动,发出的阵阵无意义的声响,渐渐变得淡泊,最后消失,沉寂。
  ………………
  ………………
  ………………
  ………………
  ………………
    天气,已经转入秋了。迟来的寒风吹刮着窗外零零散散的枯叶,然后卷起一阵小小的,枯黄色的旋风。
  还是早晨。一片寂色的早晨。
  故意没有关紧的窗缝不断泄漏进肆意且无理的风,一点点降低着本属于这里的舒适温度。

  “日向君?起床了哦。”
  门被轻手轻脚的打开,冒出一个白色的脑袋。虽然已经尽量压制住了,但日向还是感觉到了狛枝那不同于常时的张乱。

  “啊……狛枝?早。”
  日向大概从一开始就是醒着的,只是,大概这样的“醒着”也和睡着没有什么差别了吧。
  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渐渐拉的绵长的呼吸运动,还有,所等待的那个声音。

  也算是找到了起床的理由了吧。日向翻了个身,缓缓坐起,就连是腰部微弱的发力,也能看出他有多么虚弱。
  是的,日向的病情,加重了。

  “人自己如果不想呼吸的话,会窒息而死吗?……”
  偏过头望着小心关好门不让寒风进入的狛枝,日向的语气中透露着难以置信的空灵,就像是一个封闭空间里的回音,寂寞的,只能哀怨着回旋的回音。

  “不会的,人的求生是一种本能哦,日向君,包括你。”
  脱下仍沾染着寒气的大衣,挂起来,狛枝才走近那双日渐无神的草绿色的眼眸。
  那双曾经溢满过生命力的眼睛,现在已经是一口濒临枯竭的荒井了。

  日向没有再开口了,今天比平常累的更快呢。啊,已经快不行了吗?……
  “今天不想去……”
 
  仗着病弱使小性子,这样的日向一直让狛枝很伤脑筋。

  “日向君,请不要任性了。”
  微皱起眉头,狛枝抬起头。但是所展现出的,确实让人无法忽视的憔悴。
  简直和日向一样像个病人呢。

  微咳两声,狛枝紧握的拳头也放松下来,因发力而苍白的关节润上些许血色。
  “现在这个时期,治疗是绝对不能间断的……”
  “你生病了吗?……”

  日向的一句话,瞬间打断了狛枝本有条有理的思路。

  “没有,只是熬夜而已。”
  是的,只是熬夜。狛枝轻靠在椅背上的腰肢渐渐直立起来,随即变得警觉。

  “熬夜吗?……为什么?”
  偏转目光没有再直视狛枝,日向眨眼睛的次数也减少了,有的只是空落落的望着前方,那种难以言喻的透视感。
  “没什么……恢复刚才的话题吧,治疗……”
  “你自己也感觉不对了吧,就像是我也感觉到我快不行了一样咳咳……咳咳……”
  久违的一长串话语简直让日向喘不过气了。他剧烈的咳嗽着,连胸腔的每一次鼓动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但是,太过于虚弱了啊,这样迷离的生命感,太让人怜悯了。

  啊,狛枝究竟瞒着一些什么呢?
  风衣上,全是外面的奇奇怪怪的味道啊。

  “需要水吗?!日向君?!”
  就算是被质疑着,但是也来不及想这么多啊。
  慌张的倒上一杯水递给日向,却又在日向一瞬间的失力全部倒撒在了包裹着可人温度的棉被上。

  虽然是热水,但是,好冷,好冷啊。感觉不到了,已经掌握不住了。
  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划过了脸颊。

  好咸,好涩。

  “日……向君?……”
  狛枝的眼中,只倒映出了他,那个眼眶被湿润的填满的,连悲伤也变得淡薄的他。
  同情?这心情绝对不是同情。
  但是,真的好悲伤,如同那双水光浸满的草绿色的眼眸一般,成为没有一点点修饰的可怜模样。

  他大概,是迷恋上这具虚弱且不久矣的人儿了。

  沉默。灯光也变得暗淡了。冷风呼啸着钻进窗缝,贪婪的吸收着日向包裹着的温度。
  被泪水浸染的脸如针刺一般的寒冷,却让只让日向更加惧怕“冷”。

  因为“冷”,患上抑郁症;因为“冷”,开始接受治疗;因为“冷”,所以遇见了狛枝……
  明明已经开始渐渐融化了,为什么又变得冷了呢?明明已经遇见了啊……
  还是,好冷……

  “呐,狛枝……明天,会再来叫我起床吗?……”
  已经是,没有任何希望的请求式的发言了。

  “嗯……”
  要怎么,拿捏这微微颤抖的语气了呢?狛枝抿了抿唇,却是依旧那样笑着。
  “明天,会再来的……会来叫醒日向君的……”
  他撒谎了。

  日向躺下了,但他始终没有扭过头看一眼狛枝。他只是任由泪水打湿枕头,然后,带来无法感知的恶劣冷意。
  “啊,再见啦,日向君。”

  再见啦。
  小心的锁好门,狛枝走出院子。
  天还很黑,熟悉又未知的恶意感冲击着狛枝的每一处感官。
  他看见了,那隐匿在黑暗中的,比一切都更加黑暗的枪口。

  “我知道,你们在等我的。”
  狛枝知道的,他回不去了。

 
  “现在以图书馆杀人事件嫌疑犯身份,对狛枝凪斗,进行逮捕。”

TBC

 

评论(4)
热度(39)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