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Happy birthday。

#狛日√  神日√ 但并不是修罗场(?)
#有并不抑郁的自杀描写请注意!
#ooc注意!
#1.1 生日快乐哦,天使!
————————————————分割线

  好像是有什么存在着。在日向自己内心最深处,又在最明显的地方的什么东西。
  但是日向只隐约那抹逐渐浅淡的血红色了。还有那长且柔顺的黑发。如果皱紧眉头仔细思考的话,似乎还能看见那有些模糊的被发丝遮住一大半的脸颜。
  但日向忘记他是谁了。






  “见面了呢。”
  日向隐约看见他的唇动了动,然后吐出这句没有半点温度的平淡的话语。
  “嗯……请问你是?!……”
  随着境界一点点的完善,日向不算太礼貌的打量了几眼他的黑色西服,迅速出声。
  ………………
  回答日向的是一阵沉默。

  想要靠近那个伫立的黑色身影,但是每一步行走都像是踩在了易碎的玻璃上,发出清脆且尖锐的响。甚至夹杂了些裂碎的诡异声音。
  他不得不停住了,只有干巴巴的看着那个仍旧没有半点反应的黑色人影。
  血红色的瞳眸是日向唯一能看清晰的标志物。这抹冷静的红色绝对是他身上最有代表性的色彩了。

  “那个啊……”
  “1月1日。”

  想要再次开口询问,那与自己相差无几的音色再次冷不防的响起,似乎惊起了脚下纯粹物质的清冷共鸣。
  “什么意思?……”
  日向抓了抓头发,笑的有些无奈。目前为止,所出现的他不知道的事物实在是太过了,多得他完全理不清头绪。
 

  依旧没有等来回答,四周便响起整齐划一的清脆噪音。大片的透明晶体刹那间碎开,不在空中做任何一点停留。
  日向突然的悬空感使他的大脑猛然间空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但他清楚的感觉到了他正在往下坠。
  背部突然袭来一阵刺骨的寒意。下意识的看向那双血色的瞳眸,日向只捕捉到一个噤声的手势。
  他修长白净的食指靠着唇,眼中是日向无法读取的未知温柔。风带着那黑色的发丝飘散,最终与日向到达平行的位置……
  然后消失了,凭空间什么也没有了。这里唯有的只是逐渐刺耳的玻璃摩擦的声音。
  日向感觉他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滞,随即又变得均匀。被噪音贯穿的感觉也停止了。

  “清醒了吗?日向君,早上好。”
  眼前渐渐清晰的是一张好看的笑颜。那墨绿色的瞳色使日向的记忆立马组合在了一起,却又警铃大响。
  “狛枝!你怎么在我房间!!”
 

  狛枝看着突然炸毛的日向眼神沉了沉,连语气也不友善起来。
  “哈?房间?……好好看看环境再说话。或者注意一下衣服,手臂,然后摸摸自己的脑袋上的绷带。”
 
  听完狛枝莫名其妙的话语,日向正要反驳,背景的一大片花白立刻变得刺眼起来。床头堆着一大束白色的不知名花朵,但明显有着不怎么吉利的寓意。
  顺着背景看向自己的全身,似乎记忆中的痛感又如同情景再现一般回到自己身上。
  绷带,点滴,急诊室的红灯。
 
  高楼,跳跃,和骨头破碎的残酷脆响。

  自己,难道在自杀?!可是为什么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意志呢?!
  或者说……

  “在自杀的,到底是谁?”

  “除了你这个愚蠢的预备学科还会是谁?”
  狛枝挑了挑眉,眼中是包藏不住的愠怒。
  “从十楼跳下来摔在刚浇过水的花圃里,被发现的时候不但左手手腕严重错位,右腿骨折,差点伤到了内脏,还被磕破脑袋。你是傻吗?还是说你脑子真的就这么不好使?……”
 
  狛枝性感的声线实在是不适合这样刻薄的说教,日向用仅有的反应能力这样想。但实际上日向现在的表情平静至极。
  “……1月1日?是什么日子?……”
  狛枝有些不满被打断,但看在日向是病人的份上还是迫使单方面着急的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忘记自己的生日了?还是说梦见了自己的生日派对?”
  “诶?我生日?不是还有很久吗?为什么……”

  狛枝一脸嫌弃,顺便拿过了床头柜上静静放置的日历,上面被圈出一个日期。这红色的圈和梦中的那双眼睛颜色,很相似。
  不对,怎么又想起了那个梦?

  “就是今天,不过我看你这样子,苗木他们为你打造的生日聚会也不得不泡汤了。”
  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意,狛枝依旧是没有消气的模样开口:“不过我运气也真是不好呢,抽中这段时间看护预备学科什么的……”

  日向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大概也只是单纯的开始发觉到了时间的宝贵。对,与死神擦肩而过后,每一分每一秒的存在也升华了。
  “狛枝,能稍微……”
  日向张开双臂,虽然伴随着绷带的束缚和伤口拉扯的疼痛,但一点也不妨碍他的邀请意味。
  狛枝愣了一小会,眼角泛着些许红色。但这个被触动的模样也只持续了那么一会。
  “啊真是的,预备学科就是麻烦。”
  狛枝动作不算轻柔的拥上这个怀抱,甚至在自己靠近日向的脸颊是听到了日向因为痛感而发出的细微的抽气声。
 
  他紧了紧这个拥抱,完全没有顾及日向的伤口,就仿佛日向还是同以前那个强健的样子。
  日向也同样用尽全力拥紧眼前的人。整洁的病服被拉扯的皱起,狛枝的手苍白又微弱的颤抖着。
  日向干净的气息混杂着消毒酒精的刺鼻气味。狛枝轻轻的嗅着,呼吸变得缓慢了,最终紧握的手指也放松了下来,徒在日向的病服上留下混乱的皱印。

  感觉到了所拥之人手臂的松动,日向疑惑的出声,音色中夹杂了些许沙哑。
  细微的呼吸声回答了日向。
  狛枝睡着了。

 
  “睡着了吗?……也是呢。”
  日向放柔声音,摸了摸狛枝白中带一点浅樱色的火焰状头发。
  “好好……睡吧。”
  沉下眸,日向眼中蕴着温柔的笑意。

  “生日快乐。”
  日向不知道自己在对着谁说话,或许是自己吧,但这声音未免也太冷淡了一些。
  也或许这不是自己的声音吧。

  “嗯,生日快乐哦,出流。”
  …………
  “创,你想起来了……”
  “但出流你也要消失了,对吗?”

  日向眼中依旧是笑意。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谁了吧,只是,一时把自己也骗了呢。

  “已经感觉到了吗?创。我的确要和我的陪葬品一起消失了。”
  “陪葬品?你的才能?”
  “我只拥有过才能,和你。但你我不能带走,还有人依赖你,不是么?”

  日向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他的绵长的呼吸展示着他的倦意。一定为自己守了很久吧,口嫌体正直的家伙。
  “嗯……以后也不会再见了吗?”
  “我想这个问题不需要任何答案。”

 

 
  “请以后也这样,幸福下去吧。再见了,创。”
  “再见。”




  狛枝醒来了,他还来不及揉揉惺忪的眼,传入耳中的便是一阵抑制不住的哭声。

  他看见那个总是开朗的,总是伙伴们精神支柱的日向创,竟然哭了。

  眼泪大滴大滴的涌出眼眶,模糊了他草绿色的清澈的瞳。完全不加压抑的呜咽与抽泣声贯满整个雪白的房间。
  简直像个孩子。完了之后嗓子绝对会哑的吧。

  会需要润喉糖的吧。
  “……狛枝……”眼泪划过日向勾起并仍在颤抖的嘴角:“可以……吻我一下……吗?……”

END
——————————————————分割线
#大概是发现自己对日向来说已经既没有帮助也没有影响,甚至也没有记忆的神座选择最残忍的方式见上日向最后一面,然后离开的故事吧。(对于让日向受伤这件事仍然心怀着愧疚离开了呢)

#17年最后一篇文呢~
#元旦快乐哟!

评论(3)
热度(50)

© 妖の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