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奥利弗不喜欢这样。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被人愚弄的傻子。虽然这也是他自找的。
  他怎么也找不到今天早上还在家里狂灌加冰可乐并且大发牢骚的艾伦。

  会不会是今天又惹他生气了?但是奥利弗可以保证他绝对没有干出任何一件让艾伦能气的离家出走的事情,包括做一大盘加了神秘药物的杯糕。
  说句题外话,奥利弗不知道为什么艾伦这么讨厌他的杯糕。唔,厌恶焦糖和奶油的人简直有罪。

  奥利弗打算去联合大厦的会议室碰碰运气。不过奥利弗自己也清楚,如果有什么重大会议,他英/国就算不参加也是绝对会知道的。
  怀着侥幸的心里进入,果然,他只在会议室中找到了正在墙壁上作画的卢西安诺。等等,就连他这个疯子都知道会议室可不是专门拿来作画的。

  “Hey~卢恰,今天开会吗?还是说开画展?”
  “巧了,今天不开会也不开画展,不过别失望,今天会开一个恐怖主题的派对。”

  卢西安诺转过身,大腿处挂着的道具带发出稀碎的响。不过在他自己听来是十分悦耳的。
  “不过亲爱的奥利弗,虽然我觉得你一定会对恐怖派对感兴趣,但我猜你不会专门过来就是为了打这个混吧?”
  说完,卢西安诺撇下一抹恶意的笑容,继续挑弄他颜色诡异至极的颜料。
  如果卢西安诺这家伙性格更软一些就好了,这样他略有些糍糯的声音就会显得更可爱了。

  “真不愧是卢恰~其实啊,小奥利在找小艾伦呢,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像个野孩子。”
  如果艾伦在场的话,指不定会把自己用球棒追着打一架呢。奥利弗难得的庆幸艾伦不在这里。

  “嗯——”卢西安诺拖长了尾音,听起来慵懒又危险:“如果我遇到艾伦那家伙,这个会议室可就需要大幅整修了。去问问别人碰碰运气吧,慢走不送。”
 
  “作画愉快,可爱的小艺术家。”
  奥利弗扯了扯袖口,脸上依旧是一派天真的笑:“再见。”

  “等等,你忘记拿礼物了!绅士先生!”
  背后传来冷冽的刀刃划过空气的声响,奥利弗不用回头就知道卢西安诺为了用力掷出他的小刀又把那些让人厌恶的颜料弄到了食指上。

  “谢谢卢恰,不过奥利不太喜欢这样就是了~奥利更喜欢卢恰家的肉酱。”
  “行了,快走吧你,疯子。”

  刀子并没有正中目标,而是直直插在了最后一秒紧闭上了的会议室大门。这大门的隔音效果糟透了,卢西安诺听着那混乱的脚步声走远,暗自想着。

  艾伦不在会议室。那么艾伦会在哪里呢?
  奥利弗觉得现在的自己像个迷途的孩子。漫步在明亮的走廊间,奥利弗无趣的打量着四周。

  等一下,奥利弗在一个转角停留了下来。他曾经在这个角落和那个冷冰冰的弗朗索瓦打过架。噢,天知道要激怒他到底有多难,那个法/兰/西男人简直像个木头。
  记得那次确实玩的有些过火,回到家以后又被艾伦好好的教训了一遍。虽然有些不满但听说之后艾伦又因为这件事去找了弗朗索瓦的麻烦,奥利弗就一阵偷到糖果般的窃笑。

 
 
  “中午好,奥利弗先生。”
  毫无波动的空气突然传来熟悉的谦逊音色,奥利弗偏了偏头,果然如他所料是那个看起来温和礼貌实则是个野心家的家伙。
  “您看起来心情很不错。怎么样?空气也这么有意思?”

  本田葵暗红色的眸子半眯着,活像是一只悄然伪装起利爪的漂亮野兽。
 
  “哈哈,当然不,我亲爱的葵,奥利先生不过是想起了一点疼痛并且快乐的往事,要听听吗?”
  “奥利弗先生,想不到您还对S/M有点研究?”

  本田葵说出的话总是和他那看起来还赏心悦目的外表出入颇大,但不巧的是奥利弗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习惯这种出入了。
  “虽然确实有点研究,但遗憾的是我们说的不是一个同事情,葵。”

  就算是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奥利弗发现本田葵和自己还是没有多大的默契,就像是可乐和杯糕……唔,这比喻不对,可乐和杯糕可是绝配。

  “没什么区别。”
  本田葵开口有一些霸道,随即捧住文件的双手又沉了沉,一副受累的模样。
  “这些文件必须马上送给意/大/利君,小生就不奉陪了,告辞。”

  “唔哇葵!等一下!”奥利弗眼疾手快的拉住本田葵的披风一角,以至于他的姿势看起来有些怪,不过他倒是满不在乎。
  “……请问还有事?”
  本田葵皱了皱眉,显然是嫌弃的看着被奥利弗弄出的褶皱。这些褶皱让他的披风看起来蠢极了。

  “抱歉抱歉——”奥利弗象征性的抚了抚本田葵的披风,脸上是一个甜笑:“看到小艾伦了吗?如果是没有拿球棒的那就更好了~”

 
  本田葵叹了口气,碍于和奥利弗那家伙关系不算太差,他并没有马上要求奥利弗撒手。
  “容小生想想……”本田葵闭了闭眼,淡然回答:“看见了,朝联合大厦以北的那条街去了。”
  奥利弗很熟那条以北的街,那条街的街边有很多甜品店。他喜欢那边的抹茶蛋糕,因为那些甜腻的小可爱总是沾满了碎糖粒和果酱。
  但奥利弗也感觉很遗憾,因为艾伦不喜欢甜食。

  “天呐,你确定没看错?!奥利以在曾经在海上的荣耀发誓,这绝对不可能!小艾伦就和讨厌独角兽一样讨厌甜食!”
  “第一,小生觉得艾伦先生对独角兽没有什么大意见,其次,您可以松开小生的披风了吗?您让它看起来很不雅观。”

  “葵的披风摸起来很舒服哦!嘿嘿~如果被奥利弄坏了的话,会生气吗?……”
  “会,所以请不要这么做。”

  奥利弗最后还是放下了本田葵的披风,他觉得现在和本田葵的武士刀一拼他是没有什么胜算的。至少不想带着血见艾伦,艾伦绝对会生气的。
  “日本人都这么中规中矩的?葵啊,要小心变得和弗朗索瓦一样哦。”
  “希望您会发现您已经同时得罪了两个人。”

  本田葵离开了,就奥利弗看来,这样的本田实在是有一些无情。
  但现在奥利弗应该做的事应该是找到艾伦。向着甜品街去的艾伦指不定会因为其他蜜糖小可爱出轨。虽然奥利弗自己也喜欢那些小可爱。

  于是他在联合大厦外遇到了一脸杀气的王黯。

  “午安啊中/国!……你看起来有些火大,希望我没看错,这可真少见。”
  “呀,奥利弗……来得还真是时候,爷刚才才被那个混蛋美/利/坚气得够呛。”

  王黯显然不太乐意奥利弗的来到。奥利弗望了望王黯手中近乎折断的烟斗,想要提醒一下他,但是又想起了他俩自己的某些过节……
  “小王黯还是面无表情比较让人喜欢哦。”
  “啊?正常人不应该说什么‘你笑起来比较好看’的肉麻话吗?……我忘记了,你是个疯子,别担心,这是在夸你。”

  “先不提这个,英/国。你作为那个小毛孩的亲属,我觉得我有要求你对他的所作所为进行补偿。”
  王黯松开烟斗,刚才还凌冽的金色眼瞳瞬间变得狡猾起来。这家伙和那个本田葵一样,好好的外表总是被性格糟蹋。

  “你想要什么?贪心鬼王黯先生?奥利可以给你很多加了汞的杯糕。”
  “少给我说你的杯糕……”王黯假意打了个哈欠,然后懒散的摸了摸他特属于东方人的娇小的唇:“……要不,你先给我捅两刀让我解解气?”

  奥利弗瘪了瘪嘴:“为什么你们都想要小奥利流血?小奥利的衬衫可是今天才换的。小艾伦究竟干了什么?”
  王黯冷哼一声,眼神依旧是超越了身高限制的藐视:“那家伙差点砸了我的中华街,就是因为爷我不擅长西方甜点?老子凭什么要会你们的西式甜点?呵。”

  “甜点?!……奥利可比你更擅长甜点!”
  奥利弗惊呼起来,惹得王黯有些不耐烦。
  “所以这是哪儿跟哪儿的回答啊。你等等我去磨个刀。”

  “小奥利得赶快去找小艾伦!小艾伦一定会被另外的恶心甜点勾引跑的!回来再讨论到底是谁该被捅吧!”
  “喂!英/吉/利!以后别特么再让爷看见你们这两个资/本/主/义/国/家!”

  那么下次会议上应该躲着中/国了,奥利弗想着。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找到艾伦,然后好好的质问那家伙为什么抛弃了他和他的杯糕!

  西街并不远。奥利弗少有的走的这么急切,如果是平时的话,他的步伐应该会慢很多。联五的那些家伙总是吐槽他那和喝醉了酒一般的走姿。
  明明疯子就是这种走姿的,难道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背起手嘟囔着,奥利弗觉得自己像是王黯家的那种‘受气的小媳妇’。虽然他以前听到中/国还有这么神奇的物种存在时还好好嘲笑了一番。

  奥利弗抬了抬头,发现不远处是还没有看到自己的维克多。真糟糕,那个战斗民族和艾伦一向性格不合,虽然和自己也是。
  绕开走吧,虽然会绕好一截的路。如果换做平时,自己一定会上去和那个俄/罗/斯打个会弄脏衬衫的赌约。

  奥利弗觉得他今天为了找艾伦少惹了好多事情,虽然他平时把惹的麻烦事当做一种乐趣就是了。
  “在哪里呢?~小艾伦~”
  奥利弗有一点想歌唱他家的童谣,还记得艾伦小的时候自己还经常给艾伦吟唱这些有趣的童谣,但之后自己要是一哼起这些调子艾伦就会抄起手边能让人受伤的物体。
  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

  鼻腔中蔓延起好闻的甜香气息。
  抹茶,酸奶和蜂蜜,也许还有一些起司。但没有焦糖差评。奥利弗搓搓鼻子。

  除了那些打着旋的让人心情愉悦的气味,奥利弗还嗅到了一些空气中掺杂着的暴力因子。错不了,是艾伦!
  没有任何甜品和美/国人能逃过奥利弗的鼻子。艾伦一定来过这里。

  也许自己能正巧撞见一个偷情现场。奥利弗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收下卢西安诺的小刀。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打败那个比自己高出那么多的垃圾食品混蛋。

  喜欢甜食的人在恋爱中就像是一只狗。——奥利弗.柯克兰
  这句话可不是在贬低自己。看吧,奥利弗果然找到了那个暗红色的身影。该死,他连撩那些纯情小姐的背影都那么好看。

  沾染上甜腻气味的小姐就那么适合恋爱?奥利弗打心底希望那些娇俏的女士不要是英/国籍。

  “琼斯先生,午好啊。”
  “希望奥利没有打扰到您和可爱小姐的约会。如果打扰到了,奥利大概也不会觉得抱歉。”

  艾伦转过身,看到那个粉色的比自己矮将近一个头的身影,他皱了皱好看的眉。
  “如果这是约会的话,老子大概会直接和你摊牌。”

  奥利弗缓缓走近,多了些许咄咄逼人的意味:“奥利先生可不会轻易的相信哦。这场偷情的最后会发生什么?背着奥利和这位巧克力小姐去开/房?!”

  那位女士显然受到了英/国人的惊吓。她躲进了那间弥漫着奶油味的小厨房。

  “老疯子,醋味浓的快要盖住你的甜味了。但这味道并不让人太讨厌。”
  奥利弗发誓他绝对看到艾伦笑了!这个混蛋家伙!

  “奥利就知道你这个当初背叛奥利独立出去的家伙是不可能再乖乖的待在我身边的!奥利真该把你丢进大西洋喂鲨鱼!”
  奥利弗的嗓子有些尖锐起来,以此掩盖哽咽。他感觉自己的高鞋跟快有些支持不住他了。

  事实证明,就算是奥利弗踩上多高的跟,艾伦还是比他高很多很多。
  艾伦几乎是用尽全力吧奥利弗嵌进怀中,以至奥利弗感觉快要被勒到哭泣出来。

  “你他妈是得了妄想症?老疯子。真让人烦。我猜你已经忘记了一个星期前你和我说过的事情,华夫饼,你一个星期前不就缠着想吃吗?你他妈的不知道老子为了找那什么的华夫饼找了多久,还为此得罪了债主。”

  奥利弗感觉溢进鼻腔中的不只是强大的美/利/坚的荷尔蒙,更多的的确是巧克力和华夫饼的味道。
  “……小艾伦怎么可能,这么贴心?……你一定是被外星人掉包了的假美/国!……”
  “我现在就想艹你一顿让你明白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美/国,F**k。”

  奥利弗仿佛并没有听到艾伦的危险发言,他抽了抽鼻子,毛茸茸的粉色脑袋蹭了蹭艾伦的夹克衫。这夹克上还有不知名的血腥味,但奥利弗却觉得这些本应令人不舒适的气息此刻十足的有氛围。

  “小奥利下次想吃正宗的比/利/时家的华夫饼!”
  “自己抢。”
  奥利弗擦了擦嘴边的饼干碎屑,看了看身旁依旧散发着暴戾气场的艾伦。果然刚才那么温柔的艾伦是被掉包过的吧。

  “话说,奥利先生能带剩下这些蘸了草莓果酱的华夫饼去参加卢恰的恐怖派对吗?”

*此刻会议室中的卢西安诺
  “唔。”
  卢西安诺打了个冷颤。
  “怎么了?卢西安诺君?这个样子很狼狈呢。”

  “闭嘴,日/本。你如果发现一个粉色头发的疯子绅士似乎把你的一个玩笑话当真了,你也会这样的。”
 

评论(8)
热度(70)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