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请从现在起,赌上所有感情【狛日】(1)

# @咸鱼出没 的梗!
#异色瞳表面创实际没有感情!请注意避雷!
#大概不是be,请放心入坑!(?)
#ooc注意!
#私设梗注意!
#以下正文↓
————————————————分割线

  这一切,终于从初始,迎来了尽头。血红色的
云雾渐渐被曙光吞噬,只留下一大片灿烂辉煌的金光。

  不远处贾巴沃克岛上背着光的椰树投影像是身姿妙曼的异域舞娘,美得令人窒息。

  船靠了岸,狛枝并没有急着下去。他只是垂眸望着已经在陆地上的那个与同伴展示出阳光笑意的异色瞳少年。狛枝觉得用‘少年’形容日向并没有什么错误,因为那张脸确实是实打实的童颜。

  如果单看那一只血色的瞳眸,狛枝就能从里面发现一丝熟悉又陌生的冷漠。这太奇怪了。
  狛枝接着又抿抿唇,看向了自己那只冰冷的左手,没有脉搏的‘左手’。

  “日向君!”他用不算大却足以吸引所有人目光的气力喊出:“接好了哦!”

  很像是自己能干出的事情。狛枝暗自菲薄着,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然后他卸下了他的左手,那沉重的机械臂。
  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机械臂碰撞这船身发出刺耳的响,甚至刮出些许银白色的印记,眼看就要落入海中。

  时间沉寂了一两秒。

  狛枝捏了捏拳。果然现在的日向,太过于优秀了。

  日向就这样伫立在船与岸的夹缝中,裤子被飞溅起的海浪打的透彻,湿哒哒的贴着腿部。甚至他的衬衫下摆都隐约湿掉了。
  但是那只没有半点生气的机械臂在他怀着依旧保持着干燥。
  “狛枝,我应该告诉过你,这只机械臂暂时没有增加防水的功能吧。”

  “……接的漂亮,日向君。”狛枝感觉手指连带着语气都在发颤,但他最终没有再吐出些什么有用的言辞。狛枝觉得他现在狼狈极了。
  大概因为那海水映照出来的红色实在是太冷漠了吧。


  “话说你今天搞些什么啊?狛枝。日向为了给你配置那个机械臂可费了不少力气,你要是弄坏了那日向的心血不就都泡汤了吗?”
  左右田整理着隐约散发着汽油味的工具箱,目不斜视的抱怨着狛枝。在他看来,狛枝今天的行为确实挑衅性的过分。

  “哈?我这个垃圾怎么做和超高校级的左右田君没关系吧。”
  狛枝双手揣在包里,语气有些闷。他现在烦躁极了,就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现状。像是今天把机械臂朝海里丢那件事,狛枝都忘记了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实施的。

  “是是是,你又来……”左右田认输的摆摆手,接着站起身来:“我去给日向送工具,狛枝你就先……”
  左右田想转过身,却发现身后的人已经先自己一步站了起来。

  “送给日向君?如果不嫌弃的话,由我来代劳怎么样?”
  狛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脑热,总之他现在只想找个理由见一面日向。

  “你?算了算了,你不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让你送东西?还是别了吧。”
  本以为已经拒绝的够彻底了,但左右田还是注意到了那只迅速的想要从自己这里夺过工具箱的手。

  “喂喂!别抢啊你!”
  左右田在反应过来的第一瞬间把工具箱撤到了身后。他只感觉,如果把工具箱给了狛枝,那么接下来的发展可能会很不妙。

  “左右田君……”
  “不,你做梦吧……”

  正当气氛僵持着,一个熟悉的清亮音色响起:
  “你们在吵什么?再吵就去海里喂鱼哦。”

 
  左右田明显要比现在脑子还混沌的狛枝清醒一些,立马就做出了反应。
  “心友!这可是狛枝先开的头!”
  本以为狛枝会用他那一如既往的讽刺笑容反论自己,但出人意料的是狛枝并没有这样做。
  这样安静的狛枝简直太奇怪了。这已经完全不在左右田的认知内了。

  “这……”
  “左右田,你先出去吧,我想和狛枝单独谈谈。”

   “……好。”
  如果是日向的话,说不定能让狛枝稍微理智起来,毕竟他们可是从程序里就开始腻腻歪歪了。左右田一边带上门一边这样想着。

  房间门咔嚓一声锁上。
  日向先开口了,他的语气和他的眼神一样冷的令人发颤。
  “我已经没有感情了,狛枝凪斗,停止你没有意义的行为。”

  果然是这样。狛枝闭了闭眼,却只能这样想着。他勉强扯出一个笑意,尽量压下自己不太对劲的语气。
  “但是日向君你还有记忆,不是吗?”

  “记忆和感情是两码事,你应该明白,你并不是个傻子,狛枝凪斗。”
  这平淡出奇的语调简直太过于熟悉了,就像是记忆深处的那个黑色血瞳的身影。一切的一切,像极了。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狛枝自己当然能明白,他早就从那只冷淡的眼眸中看出所有了,到最后也只是他自己在忽悠自己,可笑至极。

  “所以,忘记‘日向创’吧,我可以继续代替他扮演你的朋友,但是恋人,做不到。”
  这是日向的最后通牒。
  说完他转过身,流畅的转动着门把手。在第二次咔嚓声即将响起的时候,身后突然袭上一个论以前自己绝对不会讨厌的怀抱。

  但是这个动作只成功了一半。
  现在他和狛枝的姿势可以说是非常暧昧了。他们现在近的就像是面对着面相拥,虽然他们之间还隔了些空间。日向那没有掺杂半点感情的眼神简直让人无法忽视。这眼神就让人感觉掉入了冰窖。

  现在狛枝的体位处于优势,但一想起这也是日向故意让给他的,他就觉得无法运动全身上下的任何一块肌肉。

  “还要怎样?狛枝凪斗。”
  日向并没有看着狛枝,他只是透过了狛枝看向别处,冷静的出奇。

  狛枝动了动唇,最终定格成了‘日向创’曾经喜欢过的池面笑容。然后他缓缓开口,语气温柔的如同面对着他曾经的那个爱人:
  “一个星期,日向君,给我一个星期的机会。”

  …………
  日向终于无可奈何了。他想,自己大概在模仿记忆中的‘不耐烦’的情感吧。得于记忆中各方面资料的功劳,他模仿的活灵活现。
  “……只有一个星期,我会配合你的一切,要么想办法恢复我的记忆,要么让我重新爱上你。如果你两个都没有做到,那从今以后我和你从此以后再无交集,公平?”

  狛枝无声的点点头,表情如释重负。这个机会虽然和他的极力争取密切相关,但此时狛枝竟然更相信幸运相佐更多。
  “那么,愿意和我重新交往吗?日向君。”

  “好。”
  赌注开始了。

TBC
————————————————分割线
感谢nini!很棒的梗!(不过请不要嫌弃言写的渣。)

今后的剧情大概就是失去感情的日向君一点点看开人生的故事(划掉)

评论(23)
热度(63)

© 妖の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