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请从现在起,赌上所有感情【狛日】(2)

#异色瞳表面创实际没有感情!请注意避雷!
#前章请戳头像!
#ooc注意!
#私设梗注意!
#以下正文↓
————————————————分割线

这次的洽谈虽然不是自己最终想要的结果,但应该……也算成功了吧。
 
狛枝自我安慰着。一大早就想起昨天又幸运又糟心的事情着实有些可怜。他伸了个懒腰,朝阳的金光细细微微的撒在他无意漏出一大片的白皙锁骨上,夹杂着的湿润的海风有一点凉意。
阿嚏——
狛枝接着打了个喷嚏。果然长期的热带岛屿生活已经影响到他对寒冷的抵抗力了。这可不太妙。他有一点开始想念那个会给予本就体寒的自己热量的人了。
如果是他的话,这样偶尔的乍寒应该也能很快被驱散吧。现在就连:
“被他叫醒也做不到了。”
狛枝声音闷闷的,就在他最后一个字节结束时,门被扣响,巧合到诡异。

“你要是想要叫醒服务,那就明天吧,现在给我开门……算了,不用了,我自己撬门进来。”
狛枝抓抓蓬松的头发,皱着眉听着门锁中传来的咔嚓声。看吧,为什么会这么熟练?不过这个问题是得不到答案的。

“早上好,超高校级的小偷先生。怎么?撬锁让你很开心?”
“闭嘴。你比记忆中起的早一些。”

狛枝半张了张嘴,想要说话,最终却没有吐出任何东西。他已经明白了,现在的日向只是在模仿记忆中他与自己的相处模式罢了。
就像是现在,早上七点,叫自己起床。

“凭记忆寻找记忆?真是个好方法呢,日向君。”
狛枝歪着头,脸上是背着光但却依旧清晰的笑意。这是个能让日向创脸红心跳的动作,但对他面前着的这位没有感情的全才能者不同。

日向也模仿似的歪着头,在脑内简短且高速的思考几秒,随即抿出意义不明的笑。
  “狛枝……很帅气哦。”
眯起眼,日向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微微上扬的语气切换的十分撩人,就连腰部也因为故意的牵扯制造出美妙的弧度。这无疑是一片香艳的美景。

狛枝咽了口唾沫,拉回自己差点就跑偏的理智。显然日向超高校级的洞察力也不是吃素的,只一眼便捕捉到了狛枝的动容。
“呀,狛枝同学,想要吗?日向君的身体?”

日向咬了咬唇,粉红的软肉被拉扯,却很快又恢复成原来的饱满形状。
“如果是作为恋人的话……也不是不行哦,狛 枝。”

“就算是这样,主动权也不会让给你,超高校级的小偷先生。”
“随你。”
狛枝觉得自己的自制力不算差……但现在这个‘觉得’已经不成立了。恍惚之间刚才还肆意挑逗他的人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左腿跪放在他的双腿之间,位置紧张的正好抵住身下人的胯部。

“你已经证明你昨天的话了,你说你会配合一切,日向君。”
狛枝俯下身,两人的距离近的像马上就会接吻。
“当然,我没理由违背诺言。”
日向像是理所当然般的眨了眨眼睛,酝酿好的暧昧情绪一瞬间爆发开了。无声的荷尔蒙充斥起来,却突然又熄灭。
狛枝感觉有什么无声的东西一下子便拖拽住了他,让他透不过气。眼前日向色气依旧的脸颜也模糊了。

“今天算了。”
狛枝站起身,他的胳膊有些发麻,但并不影响他支撑自己离开日向。

“这也随你。毕竟铁了心想要找回‘日向创’的,是你。”
日向无所谓般的坐起声,恢复了冷漠的神情仿佛刚才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境。随手扣上了自己已经解开的第一颗衬衫纽扣。他接着看了看狛枝。
“不等你了,换好衣服就直接去吃东西吧。我把机械臂给你送到餐厅。”

狛枝拿起不远处的外套背对着日向穿上,流利的动作无法此时看来任何异常。看来他并不因为放弃这次机会而可惜。
“那就谢谢了,日向君。这次的机械臂可以往海里扔了吗?”

“可以,”日向站了起来,理好乱掉的领带,直到它一丝不苟的贴着衬衫。:“放心扔吧,保修。”







等狛枝用冷水硬生生唤醒身体各个感官再赶到餐厅时,时间似乎有些晚了。偌大的餐厅没有半点人影。
大概都晒太阳去了吧。虽然早晨有点凉,但绝对不会影响这日复一日从不会改变的晴朗。

狛枝看了看桌上的面包和牛奶,大概是花村给他留的。虽然明显有加热过,但现在已经冷掉了。狛枝直接抓了起来,他没有多余的耐心想办法吃热的早餐的,甚至没有耐心寻找果酱。

“我开动了……”
狛枝软软的咬上了一口。然后他就瞥见了那个冷眼等着自己的身影。
“放下,不许吃冷的。”

日向捧着铁盒,虽然嘴上说着类似于关心的发言,但他的语气平淡的就像是不得不关心彼此的老夫老妻。
“面包而已,日向君不觉得……”狛枝停顿了一下,趁此机会狠狠地多嚼了几下才又开口:“太过于认真了吗?像个老妈子似的。”

“你只是把恋人之间的相处当做了妈和儿子之间的相处,狛枝凪斗。”
日向放下铁盒,伸手触碰那杯平面静谧的牛奶,嘴上不忘继续和狛枝打诨。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当你一个星期的妈,这样也许对我的感情恢复还有点帮助。”

“不了。”狛枝笑了笑,不客气的夺过日向手中泛起水波的牛奶,放在一边,似乎已经没有了喝它的打算。
“我选择约你去沙滩散散步,可以吗?日向君。”

日向君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盯着那杯被狛枝挪开的牛奶,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又拿回身边,站起身走入厨房。
“……没问题。但现在你必须喝一杯热牛奶,狛枝。”

“是是是,老妈子。”
“闭嘴。”







“好了,你动一下试试。”
日向松开握住机械臂的手,示意狛枝活动一下肢体。
“凉。”
“这不是你不配合我的理由。”

狛枝不满的撇开目光,手臂不耐烦的做了几个简单的屈伸,然后倔着性子看向日向。
“我说,全才能的神座出流难道不能给这机械臂加上恒温装置吗?”

“什么都给你弄好,那你还不上天。”
日向剜了狛枝一眼,收拾着已经空下来的铁箱。冰冷的铁制品发出细碎的碰撞声。

“不会弄就直说。就算是我也会原谅日向君好面子的行为的。”
“下次拿针把你嘴巴缝起来哦。”
日向拿过纸巾,蹭到狛枝嘴前擦掉了那些奶渍。狛枝也不再说话,只是乖乖的默许日向的行为。
在别人看来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有多好。

“呐,日向君。在你的记忆中,‘日向创’,是用什么方法来爱狛枝凪斗的?”
狛枝沉了沉眼色,然后直视着日向没有半点波动的异色瞳,喉结竟然有些不自然的翻动。

日向闭了闭眼,再张开却没有任何变化。然后他开口了:“你就这么自信‘日向创’爱着你?”

“当然。”狛枝的语气变得利落,他握紧了拳头和日向交换了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他觉得自己和日向现在就像赌场里拿命相搏的赌徒,不巧的是他的幸运在此时完全派不上用。

“老实说,我不知道什么叫‘爱’,我只是这么感觉着。日向创每天早晨去叫你的时候,然后督促你好好吃早餐,或者和你散步,亲吻,做/爱,再甚至于被你嘲讽……那种无法言语像是溺如海底却止不住心脏狂跳的心情。我想这种心情叫‘爱’。”
日向的嘴角似笑非笑的扬起弧度,但他自己肯定这个表情绝对没有多余的意思。
“‘日向创’,是那么的爱你,狛枝。回答到你的问题了吗?”

“没有。”狛枝深呼吸着,从日向嘴里说出的话就像是烧得火红的碳,灼烧着他每一寸理智:“……但这说明你的情感,也许还有救……仅仅是记忆可没办法描述出这么多,日向君。”

狛枝试着平稳自己的语气,但他发现这些信息量实在是有些难以消化。如此令人高兴,又如此令人伤心。

“我自己也分析过。我和以前绝望时期的状态完全不同,大概是因为记忆的原因,我仍然能清晰的明白这些感情的名称,只是无法感知。”
日向撑着下巴,动作生动的就像是以前普通人的状态一般。

“也许这一个星期会出现奇迹。”
“如果出现了,那也只能是奇迹。因为就连我无法预知到一个星期后的事。”

日向站起身。从窗户投进的太阳光已经把影子拉的很短了。等到下午的时候,餐厅会完全进入背光的状态,那个时候就会这里的温度会彻底降下来。
“走吧,去沙滩。虽然还有一些早。”
日向捏出一个笑容,就像他和狛枝约定好的一样。作为恋人。

“就算是假装的也好……”狛枝蠕动着唇,发出细微的声响,随即又看向了那张十分应景的微笑着的脸颜。
“今后的一个星期,每一天都约会吧,日向君,作为恋人。”

TBC

评论(7)
热度(44)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