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要和我谈个恋爱吗?不良先生【米英】(上)

#学院paro米英
#ooc注意
#以下正文↓
————————————————分割线

阿尔弗雷德觉得,那天为了抄近路而走那条阴森的小巷,真的是一个妙极的主意。他现在抓住了W学院可以说得上是叱咤风云的学生会会长——亚瑟.柯克兰的把柄。

谁会猜到严肃冷峻的柯克兰会长是个劣迹斑斑的原不良?没有人,绝对没有人。
但事实确实是这样。

阿尔弗坐在沙发上,略有些呆愣的看着亚瑟用遮瑕膏涂抹着耳垂。那软肉上面有他曾经叛逆过的痕迹——耳洞印。

“Hero觉得亚瑟带耳钉,甚至耳环都会很好看。”
阿尔弗不自然的转动着精巧的茶杯,滚烫的杯壁让他有些无从下口。热气使他的眼睛变得很模糊,但那双回头望着他的祖母绿眼瞳却依旧清晰。

“那只是你觉得,我不觉得好看。这些没用的装饰太女气了。”
亚瑟收拾好遮瑕霜,站起身理了理他并没有褶皱的衬衫。这位绅士总是穿着呆板正经的衬衫,上面从来没有粘上过任何污渍,包括红茶。

“诶?——”阿尔弗雷德拖长尾音,放下手中仍不断加温的茶杯:“明明坐在梳妆台前擦那个东西更女气吧。”

“闭嘴,和你说话真让人火大。”
亚瑟皱了皱他的粗眉毛,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白眼。他一直觉得阿尔弗雷德的言语带有讽刺意味。
但实际上阿尔弗雷德只是单纯的话不过脑子。
“今天要去哪?……最好不要是快餐店之类的。”
说到快餐店,亚瑟流露出难以掩藏的嫌恶。

“去公园!那里最近多了很多可爱的冰淇淋店!还有巧克力圣代!亚蒂一定会喜欢的!”
美/国小伙自顾自的傻乐着,两只蓝色的眼睛兴奋的像是能绽出星星。他大概认为世界上所有人都喜欢甜品。

“为什么不去那边新建好的中华街?你应该知道我会对东方的茶叶更感兴趣。”
亚瑟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走过去坐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对面坐下,略有些不解的对上那双仍未熄灭火花的眼瞳。

“哈哈哈哈,因为王耀十有八九都会在那里啊。Hero才不要在和亚蒂的约会中遇到债主呢!”
“原来是这原因吗?……约,约会?!笨蛋吗你!你之前可没说是约会!”

刚才还气质沉稳的坐在沙发上的亚瑟炸开了毛。他之前和阿尔弗雷德约定的时候可没有说什么‘约会’。该死的,这是一场骗局!

“没说吗?”阿尔弗雷德撑了撑脑袋,若有所思的继续阐述着:“Hero记得当时是这样说的:为了我不把柯克兰会长是个原不良的事情说出去,请陪我出去玩一天吧……”
“你看你看!根本没有说什么约会!笨蛋阿尔弗雷德!”
亚瑟急于反驳,他现在就感觉是被莫名其妙的卖掉了。而且卖掉自己的帮凶竟然还是自己。真是太糟糕了。

“明明Hero说了啊。为了亚蒂再说一遍吧!为了我不把柯克兰会长是个原不良的事情……”
“停停停!”亚瑟终于从阿尔弗雷德的话里听出来重点:“阿尔弗雷德!你就是个只会抓人短处的混蛋!”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那天阿尔弗雷德难得的有心情选择抄小道去学校。绝对不是因为快迟到了什么的!绝对!

本来阿尔弗雷德直专心的一边掐着时间一边赶路,但接下来他看到的一幕一定是W学校足以让新闻部火上好一段时间的猛料。

他看见自己学校的学生会长被一群小混混围了个水泄不通。大略数来有十几个!这可不妙。
阿尔弗雷德慌忙的隐匿在墙后,悄声观察着这一切。顺便说一下,从这个角度正巧能观察到那位英/国绅士的眼睛,那双不带有任何多余情感的祖母绿宝石简直美极了。

“哟,柯克兰会长,最近我们手头都有点紧,可不可以请会长资助资助我们呢?”

“别怕啊会长大人,只要乖乖拿出你那英/国制造的皮钱包,就可以放您走啦。”

“快一点,不然可直接抢了。别不识相!”

“…………”

阿尔弗雷德虽然平时也不太喜欢这位柯克兰会长的严厉与苛刻,但就算是他也觉得那些混混的行径实在过分。
“那接下来就让Hero出场了。”
阿尔弗雷德小声呢喃着,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但他这兴奋劲很快也被突如其来的惨叫声打压了下去。

“再说一遍?想要什么?”
亚瑟单手向后扳住为首那家伙的手腕,仍旧是面无表情的陈述着,语气平淡的没有一点手中正在施力的表现。
“说了就给。”
亚瑟咬了咬唇,他的这个动作让他生动了很多。但同时这也是极度危险的,因为亚瑟直接弄脱臼了那只满是纹身的手腕。

“啊!!——别,别愣着!快给我干掉这疯子!!”

四周歪瓜裂枣的家伙似乎被一齐点燃了怒火,张牙舞爪的向着亚瑟扑来。好不容易从那声清脆的咔嚓声中回过神,阿尔弗雷德就发现接下来的事更加颠覆他的想象。

亚瑟.柯克兰,W学院品学兼优家喻户晓的学生会会长,是个足以匹敌十几个肌肉混混的干架高手。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那个瘦小的身板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足以支撑他挥出数次灵活的拳和连续性的过肩摔。

最后场面一片狼藉。阿尔弗雷德从头到尾都没有吱声。他觉得在酣畅的打斗中出现是极其危险的,但现在,更危险。
因为除了亚瑟已经没有站立着的人了。

事情还没有结束。阿尔弗雷德看见亚瑟甩了甩手臂,然后又俯身揪住那个混混头子的衣领,硬生生的强迫着他对视。那人满脸惊恐。他嘴角还漫着血,宣示着那双绿眼睛主人的暴行。

“今天的事情要是说出去,我他妈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听到了没?”
好听且清冷的音色撞击在弥漫着的血腥气的狭小巷子,分外恐怖,足以给所有人造成心惊胆战的压迫。

那个可怜鬼点了点头,但亚瑟直接给了他一脚,正踢在腹部。
“滚。”
亚瑟嘴角勾出一抹蔑笑,狂妄邪气的让人移不开目光。阿尔弗雷德就是这样带愣住望着那双眼,张开嘴却发出去一点声音。

实际上那人并没有听到亚瑟最后一个字,因为他已经昏了过去,狼狈的彻底。

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亚瑟.柯克兰。是一位疯狂的海盗和暴君!或者更贴切一些——不良。







“哈哈哈亚蒂,这可不是我的错。”
阿尔弗雷德举起双手作投降的样子,但实际他现在一点也不怕亚瑟。
“因为亚蒂太可爱了嘛!不接受反驳!”

“闭嘴!混蛋!”
亚瑟挥舞着白净纤长的手,甚至有握拳的趋势。但在阿尔弗雷德看来这真是可爱到极点了。

TBC

评论
热度(45)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