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狛枝凪斗,目前处于和伴侣日向创的绝赞冷战中。

“这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那个预备学科。”
狛枝反坐在办公椅上,下巴撑着椅背,满脸的烦躁加请勿靠近的标识。他刚从家里开车来到办公楼,椅子都还没有捂热。

“日向君?……我觉得日向君的性格不像是会随随便便惹人生气的样子。”七海放下一只做出撑住屏幕样子的手,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着。今天狛枝打卡的时间早了很多,她也就顺道启动做做样子表示欢迎,但没想到一来就是狛枝这张气到极致的表情。

“七海桑只是一个AI,哪里能看清那个预备学科的丑恶嘴脸。”狛枝叹了口气,伸出手戳了戳屏幕,看着七海微微退后以表配合的样子又抽回手,闷闷的垫在下巴下面。他承认自己的形容大概确实有些过分,但他也没有办法找到更合适的词语了。

“这句话小心我记下一笔给日向君告状哦,狛枝君。”七海戴上兜帽,似乎并不想再和狛枝讨论“丑恶的日向君”的话题。正当她想就这样暂时无视狛枝继续睡回笼觉时,一个熟悉的脚步频率慢慢靠近。

“七海?你在吗?我听见你的……狛枝?”来的人是刚才还被狛枝疯狂diss的日向。日向面正在对闹脾气的恋人也相当直接,他干脆的收起和煦的笑容,露出专门对付狛枝的冷淡神情。

但是先发制人的是狛枝。
“挺早啊,预备学科。”狛枝留给日向一个余光,阴阳怪气的语气中满是幽怨。
“比不上你早。差不多了就给我从我的办公位上让开。”

日向抬起手指了指大开着的玻璃门口,逐客令下的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狛枝怔了怔,闷然的站起身,漂亮的手指十分自然的摸索过柜子,抽开十分顺手且流利的拿走了里面静静放置着的U盘。
“知道了,这个作为日向君任性的惩罚就拿走了。”

“喂,狛枝你……”

日向责备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狛枝就已经将U盘心安理得的放进自己兜里走掉了,只留下一个双手挂在风衣两侧兜边缘的背影。日向不明白为什么那家伙总喜欢把他那绿色的风衣穿在西装前面。也不是说奇怪,狛枝这样穿并不显得突兀,反而让人油生出对他优秀衣品的嫉妒。

“那个U盘里存的是今天的工作?真糟糕呢日向君。完不成的话会让苗木君很为难哦。”七海放下兜帽,嘴角若有若无的翘起笑意。她熟悉这两个人面对对方就别扭的性格,也早就习惯了这对情侣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的家庭伦理剧。

“……嗯。没事的七海,我中午会去把U盘要回来的。”日向放柔语气,揉了揉紧皱着的眉头。强硬扯出的笑意不自然极了。他根本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特别是自家恋人所带给他的剧烈涟漪,无法掩藏也根本不想掩藏。

“狛枝君从以前开始就喜欢天天赖在日向君椅子上。”七海扯开话题,却依旧没有离开狛枝这个圆心:“以前也是,现在也是,喜欢日向君的真心简直感天动地……”
“好了我知道七海你在帮狛枝说话,但别提以前的事了,我现在都想不明白怎么答应他的。 ”

日向无趣的转着转椅,仰视着天花板。他现在只能安慰自己狛枝拿走了U盘他也能顺理成章的偷懒。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始终是堵的难受,仿佛一块大石头死死抵住了泉口,让泉水怎么也没办法流通出来,只能徒攒压力。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相爱的两个人明明知道双方地位悬殊却要拼了命的像磁铁一样相引相吸……”
“好了好了。七海你不擅长恋爱类的游戏就不要去接触啦?七海一点也不适合说这种话。”

七海偏偏头,不解的摸摸唇。她的确不理解只段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但作为AI的第六感告诉她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不对。虽然我不适合说这种话,但我的分析告诉我并没有什么错误。”

“错了哦,七海。”日向看着电脑屏中的粉发小人稚气的鼓起脸,忍不住露出一抹乍暖的笑意:“我和狛枝……大概是所谓的同极相斥的原理吧。一直互相排斥,退远着,退远着,然后又绕过了一整圈相吸了。懂了吗?”

七海戳着下巴,日向放的越发柔和的话语从她脑中化作一连串数据,最后又重组整整齐齐的统计了出来:“不明白。但是这句话应该是日向君几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肉麻话吧。”

“……答对了。”日向勉强的勾起嘴角,比起慢慢酝酿出的一些甜蜜情话,更多的充斥在他胸腔的是愈发纯粹的情愫。和那个家伙所做的一切事情都被滤去了不悦的部分,就连吵架也是,双方争夺着口舌之快的同时保留在潜意识里的永远是对双方不会离开自己的信任。

他不管怎么样都喜欢狛枝凪斗。就算哪一天狛枝不再一口一个预备学科的讽刺,不在和他吵架,甚至不再和他说话,他也依旧喜欢狛枝凪斗。这是一个永远无法洗掉的烙印。

日向叹了口气,随散的趴在办公桌上。光是想想他和狛枝那近乎耗费全部精力和脑细胞的爱恋,他就觉得疲惫与满足。

“所以日向君和狛枝君,为什么吵架?”

七海的突然质问让日向一下子绷紧了神经。他偏开头,留给七海一句再平淡不过的话,:“忘记了。”这句话足以包容一切。




















狛枝不确定日向是否会来。虽然每天约在一起吃午餐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默契,但今天,气氛微妙的让人紧张。虽然他已经忘记究竟和日向是因为什么才开始吵架的。糟糕透了,他本来不想来等日向的,但当他回过神时,他就已经杵在这个熟悉的位置了。更糟糕的是,他竟然觉得自己差那个预备学科一句抱歉。

手心捏的出了汗。上午赶工完成的工作此时正安安分分的待在他的风衣包里,只等着还给自己那闹翻的爱人。狛枝不想承认这是一个讨好日向的间接方式,但事实确实又是这样。

这时,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楼梯口出现在了狛枝的眼前,然后视线与他尴尬的对上,只一两秒,两个人又同时移开目光,掩饰着双方僵硬的气场。他们有时候太默契了,就像现在,知道对方有多么怕难堪。

如同度过了刀山油锅一般的煎熬,两个人总算是把距离拉到了此时最合适不过的一米。两人都拉不下面子再接近更多,哪怕一厘米也只能让人不自在。

”U盘,还你。”
“嗯,好。”

对话在简洁的几个音中结束了,甚至没有留下嘴唇的最后一丝嗡动。气氛霎时间静的只剩下不远处的一些清脆鸟鸣和匆忙的同事们来来往往的脚步声。能注意到彼此的只有彼此,防备着彼此的也只有彼此。

“那个,狛枝/日向君。”
…………………………

“你先说吧。”日向轻轻的跺了跺地面,眼神定格在自己擦的一尘不染的皮鞋上,油黑的皮质印出他说不清是压抑还是期待的脸颜。


“那个……抱歉。”狛枝有些焦躁起来了,他从包里掏出那枚静置的U盘,献宝似的摊开手递到日向面前,侧起身,另一只手无处可安置的揣着包:“今天的工作已经帮你完成了……所以……别在意今天早上的事了。”

活像是一个别扭着的小孩子笨拙的讨好。

“噗嗤——啊,抱歉哈哈哈哈,因为狛枝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日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样很失态。但总之他现在只想好好的笑出声,让狛枝这家伙知道他自己的行为有多幼稚,从事件的开头到结尾,幼稚了整整一个上午。

狛枝不再说话。日向调节着自己因为大笑而紊乱的呼吸,抹去眼角最后温润模糊的泪水看着眼前沉默的恋人。然后他的视线中突然闯入了一个有着墨绿色深邃眼瞳的天使。

他在被他拥抱。

他们在排斥了一整圈之后又相吸了。

END

评论(5)
热度(133)

© 妖の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