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次分手。

四舍五入等于糖的刀子(不)






现在是冬季,咖啡店里很暖和,不只是因为散发着热气的冬季限定饮品,也因为那巧克力加酒红色的装潢色调,把心灵的冷意遮了个遍,徒留下笑影。
营业性微笑的店员端上两杯热可可,然后不留痕迹的看了看相对而坐的两位客人,得体的端着餐盘款款走掉。他每天能遇到很多这样的客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脸亲和的倦色。他想这两位捧着热可可暖和身体的先生大概是下班了聚在一起闲叙的社畜。

这也没错。这场相聚以闲叙的理由开始,也将以没有话题的理由结束,简单随意的就像是明天还会再见面一样。但他们不会再见面了。

日向看见狛枝把可可捧到了嘴边。
“等一下,狛枝!小心烫!”

然后狛枝停了下来,轻轻的偏着头嘬了嘬吸管。
“不用担心,日向君。不算烫。”

然后谁也没再搭话了。空气中只漫着甜香,腻得人忍不住想来上两块店里招牌的草莓蛋糕。但他们都没有这样做,是的,很默契。狛枝依旧小口的喝着可可。
可可很烫,狛枝感觉舌头被刺激的有些发麻。然后他看见日向也准备把杯子举到嘴边。他下意识的开口了。
“日向君。这个,烫。”

日向愣了愣,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杯底放在桌上后摇晃出稠糊糊的声音。他其实知道这杯热可可究竟有多么高的温度……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倔强给对方面子,可笑至极。

日向闭上眼轻叹着。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初恋的夏季,他和狛枝还青涩着,用一根吸管喝一杯柠檬汽水。柠檬、金桔、话梅。酸酸的,带点甜,回味的那股气涌的劲。尽管那只是爱八卦的同学们的起哄,他们也还是一边硬着嘴一边乐于其中。

或者是秋季。狛枝盯着手中紧紧握住的蓝色杯身,他手掌被烫得发汗,却一点也不想松开。秋季的时候他们会穿着给彼此亲自挑选的大衣,一起缩在被炉里看电视。他们互相靠着,肩并着肩,双手握紧。电视里面是新闻、肥皂剧什么的通通无所谓,因为这是他们欣赏彼此的时间。对方的颜、眼神、姿态,和爱。他们都了解对方有多么爱自己,就像是分身,是这个世界上能为自己付出最多的人。

“那个……狛枝。”日向扯出一抹笑,语气有些无可奈何:“以后要好好生活,吃饭穿衣什么的,注意季节,还有……”

“好啦——预备学科话真多。”狛枝又啜了一口可可,满脸幼稚又不耐烦的神色:“像个老妈子。”

日向不再说话,狛枝也是。他们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回忆起他们所度过的圣诞节。礼物、铃铛、调皮的和过万圣节一样的孩子。日向烤制出的火鸡很好吃,还有自己做的牛奶味饼干和巧克力蛋糕。虽然日向总是会请很多朋友,只有十二点以后得时间才属于他们两人。对了,还有槲寄生下那无法拒绝的吻,日向那累极的身体会乖巧的顺从他的所有,然后两人一边有气无力的说着情话一边陷入沉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会发现他们都紧拥着彼此。

还有一起去的祭典,烟花小金鱼和糖苹果,他们的初吻在那里随着人流的喧闹和棉花糖的黏腻逝去;温泉,两个人不顾一切的干柴烈火,旖旎的让人无酒生醉。好吧,只喝了一点点,但一切还是显得那么顺理成章;一起骑着单车去赏樱,在如云朵般灿烂柔软的樱花下宣着幸福的誓言;一起给对方过生日,哪怕一顿重奶油的Cake能让人胖上好几斤……

日向笑了,他不小心出了声。然后狛枝也开始笑着,一切的一切都如同那热恋期一般和平。没有变,谁也没有变,不是任何人的错。他们不会责怪自己,更不会责怪对方。

“已经很晚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狛枝站起身,他裹紧了围巾。他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然后再另一个城市度过即将到来的圣诞节。

“嗯,路上小心。最近下雪了一定要小心滑……”
“知道了知道了,别那么啰嗦啦。”

狛枝离开了。日向感觉自己有些幻听,他吸了一口可可,已经有些冷掉了。狛枝那杯也一定冷掉了吧……日向又喝了一口,仍挂着笑意。他拿出钱包准备留下一些小费。

END

评论(3)
热度(27)

© 妖の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