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早上好啊小美人——”
胡须上还沾染晨间露水的野猫先生灵活的攀上那被打理的干净的窗台,微微扬起脑袋看着那位美丽的家猫先生,湛蓝色的眼眸中满是活力。
这位天天四处惹乱的野猫先生总是这样。

“……要我说多少次?萨贝达?是这个名字?算了……我是一位绅士,所以收起你那轻浮的称呼。”
家猫先生抖了抖耳朵,居高临所下的看着浑身沾满尘气的野猫先生。他觉得这位不速之客的来访使他房间里的玫瑰香馨都散去不少。这可真是糟糕。

“嘿,太较真的话也有些过于无聊了,不是吗?”野猫先生盘起尾巴舔舐着爪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家猫先生虽然厌恶自己却又不得不保持得体姿态的模样。
……
“所以束缚着您的项圈,”看着家猫先生的清高样子,野猫先生沉着气息靠近着,尖利的齿牙做出撕咬的凶狠样子:“就由我来替您咬碎吧。”
他能咬碎这副项圈的,哪怕这确实是很结实的材质。但没关系,他经常磨自己的牙齿。

“不需要,你这粗鲁无礼的小野猫。”绅士先生撑着窗台沿后倾着身子,耳朵被野猫先生过近的呼吸濡湿了一些。这让他有些难受,但他并不擅长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
也可能是野猫先生不擅长接收他的不满情绪。

“这名牌项圈的价值……你真的知道吗?”家猫先生抬起爪子拨弄着颈间闪闪发光的银色名牌,眼中流露出些骄傲的神色,他以自己绅士的身份为傲。
野猫先生看见名牌上面刻着精致且简单易懂的英文单词——JACK。

“J…Jack?是个好名字,我记住了。”野猫先生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围绕着玫瑰们转着轻盈的圈。肉垫踩过还尚有些潮湿的窗台,留下一个个没有声响的爪印。
“我想我也不需要您记住,我们并没有认识很长……”
“嘿,听我说,杰克。”
野猫先生打断了家猫先生的话。这让家猫先生有些生气,但这也并不能阻止野猫先生急迫于发表自己的天真言论。
“我的梦想是去环游世界!”

家猫先生看见了野猫先生说完这句话后闪闪发光的碧蓝色眼睛。不得不说,这很漂亮。满怀着憧憬的颜色是最美的,就如同盛日的花,是灵动的蓝色。
家猫先生喜欢花,也并不讨厌蓝色。
但是,这也太过不现实了。

“带上我的美人和军刀。”野猫先生看向家猫先生,虽然自己的影子把家猫先生遮住了一大半,但还是掩饰不了家猫先生那左右摇晃着的柔软尾巴。这可不妙,家猫先生有些心动了。
“但我已经有军刀了……只差一位美人。猜猜我的人选是谁?”

“……你可真是有够伶俐的。但我想你还差一样东西,那就是成为一只有无限生命的猫咪……当然这不可能。你知道的,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危险。劝告你一句,你不应该想着怎么离开这个庄园。”
家猫先生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早茶已完全凉掉了而可惜,又或许是因为此刻面前的野猫先生实在是胡言乱语。
他喜欢野猫先生的蓝色,但是太过于张扬的蓝色也太过于咄咄逼人了。
自己的暗色怎么可能融入这样浪漫明艳的色彩呢。

“一条命就足够了。比起生命,美人与信仰更重要不是吗?”
大概家猫先生是因为没办法享受早茶才这样悲观的——野猫先生这样想着。
“我给你和你的早茶道歉,小美人。但这样的日子也太无聊了,比如,每天都吃早茶?还有下午茶?”野猫先生顿了顿身子,微风带过,家猫先生的名牌被吹的叮铃作响。
“比起茶香,你会更适合世界各地的那些玫瑰……但你一定会比它们更美。”

一旁的玫瑰们也轻轻摇曳起来,似乎是觉得这位野猫先生的言语实在是太无礼了。嘿,他真应该学学那位每天对着玫瑰讲着短情话的绅士先生。

“我想和你去看极光……就是那种,五颜六色的,在天空中那种……我听人类们说的。”野猫先生有些无措起来,他看向家猫先生,却发现了家猫先生金色瞳眸中的自己。他被家猫先生装进最名贵的琥珀里了。
“如果还能和你依偎在一起,那就再好不过了……但似乎…实现不了呢。”

“别沮丧,小先生……”家猫先生收起爪子,尾巴也安分的顺在了身后。他看着野猫先生那忽然暗淡下来的神色,哑然失笑:“虽然这确实很心动,但要让饲养我的那位绅士先生孤单寂寞一个人,我可做不到啊……”
突然,房间门发出嘎吱的声响。有人进来了。
玫瑰的芬芳飘散开来,野猫先生竖起耳朵打算离开了。这位主人可不喜欢脏兮兮的小野猫。
不过今天也没有得到这位冷傲的美人先生的芳心呢,真让人难过。

“……要走了吗?”

差点蹦上房顶的野猫先生回过头,看着突然叫住他的家猫先生。不得不说,这里的玫瑰每天都开的很美。大概因为每天都能听到浪漫复古的英伦腔的缘故吧。
金色的玫瑰,是这样的吗?

“明天也可以来吗……?窗户,会给你提前开好的。”
家猫先生这样请求着。





END♡
————————————————
是曲梗!
《呜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
↑这首歌超棒强推鸭!
嗯,白嫖太久了交个党费☆

评论(11)
热度(87)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