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君即雾,雾即君【佣杰】

“嘿。你们说,雾隐的杰克能不能装进瓶子里?”

回答雇佣兵先生的是一阵沉默。唯有擦枪的贝坦菲尔小姐给点面子似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鄙夷的看着这位最近都这样胡言乱语的战友。
“你冷静一点,萨贝达。雾隐的杰克先生能不能装进瓶子我不知道,但雾隐的杰克先生知道了你的这个愚蠢想法肯定把你的腿给打断。”

奈布摸摸鼻子。
年轻但是阅历广的空军小姐这话可没有错。

“那个,万一可行呢?也许可以使用大一点的罐子!你说是吗,艾米丽?”
“也许?我也不知道……但我们不应该让杰克先生生气。”
整理好艾玛因为肢体动作无意间碰到而掉落的工具箱,艾米丽替杰克先生发言了。
“我还想帮萨贝达先生准备罐子呢。”

看着艾玛略有些失落的表情,奈布可没有心思安慰这位因没办法找乐子而沮丧的小姐。
因为对面的监管者终于踏着轻盈的步子来了。还用说,只有杰克才会有这样的脚步声。就像华尔兹。
空气中一下子漫起了特属于玫瑰的芬芳。

“抱歉,让小姐们久等了。”
随着一个绅士礼的拜访,大家才看清楚来人的面目。的确是杰克。
这可有些少见。从裘克和红蝶小姐的密集排班中突然有一位杰克先生,让人不由得有些惊喜了起来。

“看啊萨贝达先生,是个好机……”
“喂喂,可别说多余的话。”
身手敏捷的玛尔塔小姐捂住了艾玛的嘴,虽然被捂住的女孩仍然支支吾吾的想说话,但玛尔塔可没有要放开的样子。
她可不想她的战友一上场就被绅士先生追死了。

“贵安,杰克先生。”
艾米丽小姐点点头礼貌的回礼。
“……杰克先生,贵安。抱歉,今天的园丁小姐似乎有些活泼过头了,请不用在意。”
“嘿……玛尔塔……”
杰克浅笑着表示理解。贝克先生家的小女儿总是这样有些过于活跃。

杰克的目光随即落在了第四个座位上。
是萨贝达。那位雇佣兵。

“萨贝达先生,您也贵安。”
“……啊,杰克。贵安……”
您有些心神不宁的。这句话杰克没能说出口,敏锐的直觉让他发现这位佣兵先生哪里不对劲,也是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贸然询问比较好。这位倔强的小先生也许不会开口说。

“那,人也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抱歉拖延了这么久。”
“不,没关系的……”

随着玻璃破碎的刺耳声响,场景跳转到了钟声长鸣的红教堂。
杰克的心情大概会很不错。奈布想着。因为这是杰克最喜欢的地图。
四周弥漫着些许雾气,四周都有些朦胧了起来。

今天可没有心情溜鬼。
……这,这可不是因为监管者是杰克。

手中的密码机发出滴滴答答的噪音,听的自己心烦意乱,似乎又隐约想起了战场上血肉或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令人恶心到想犯吐。
嘶——
电流划过了指尖,随着一阵酥麻感觉的略过,空气中回响着钟声。

这可不好,那位先生已经可以融入浓雾了。

倒地的是那位上等人女士——艾米丽小姐。
艾玛小姐一定着急坏了。需要去救人?可是队伍里有玛尔塔小姐,应该把救人的机会优先给她……

“嘿——萨贝达先生!”
是那位活泼的小姐正火急火燎的跑来,惊起了危墙边缘上驻留的乌鸦。
“快别愣着了,艾米丽需要救援!”
“可是……玛尔塔小姐……”
“我就知道萨贝达先生要问,喏,看看这个是什么?”

艾玛手中的,是空军小姐那擦拭得干净的信号枪。
“玛尔塔说身体不舒服,救人的任务就就给我们了。”
奈布有些愣住了。那位空军小姐可不会轻易的把信号枪给别人。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快别发呆了,再不去艾米丽就要被送回庄园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艾玛拉着袖子朝艾米丽倒下的地方跑去了。
嘿,等等。艾米丽小姐的运气真的不算好,地下室可没有那么好施加救援啊。


“萨贝达先生先下去救人,然后我再在上面接应,可以吗?我可以开枪拖延时间……”
“所以玛尔塔小姐真的没事吗?……”
“当然没事啦,放心吧,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更不能失误啊。”
拍拍奈布的肩,艾玛拿着枪躲在了视野盲点。奈布稍微也放心了一些,确实,有枪的话小姐们一定能跑掉的。再加上自己的护腕,逃掉的成功率也并不小。

“那我去了。”
奈布做了一个口势,朝地下室里面走去。
随着逐渐强烈的心跳,他终于在拐角处看见了红光。那位绅士先生融入雾里了,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那一边是椅子上的艾米丽小姐。但看起来似乎很冷静。毕竟是庄园的老友了吗……?

“……是萨贝达先生啊,想救人?”
辩不清楚杰克的方位,奈布只觉得整个地下室都是那磁性嗓音的回声。

“是的。的确是来救人的,英吉利美人。”
嘿,口舌上逞一点势头也没什么错。

救下来了。
熟练的替女士挨了一刀。这刀的力度比平时更重了一些?看来绅士先生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接下来只需要保证上面的艾玛小姐不空枪了。

但奈布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是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了。

“萨贝达先生,拜托了。”
谁知道那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姐会把自己推给身后的监管者先生呢?没人能想到。

是第二刀。奈布只觉得全身的旧伤都被拉扯得生疼。小姐们趁着擦刀的时间跑掉了。
这场计划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三个人一起逃脱吧。变得狡猾了呢,那几个可爱的小姐。

“应该说,不愧是雇佣兵吗?三十秒的倒地时间真是让人不想花时间去等。”
“……所以你要等吗?小美人?”
“……”绅士先生顿了顿,他又陷入雾里了。
“等。”
接着他又这样说了。这让奈布有些不可思议。

“那我也不会逃了。”
奈布就这样看着杰克完全隐于雾中,和雾气融为一体。他突然想开口问,虽然只是想,但当他反应过来时,这个问题真的脱口而出了。
“融入雾中的您,会被吸入我的身体吗?……就像那样,和我融为一体什么的。肺部,再到血液里,全部都是你——那样的感觉?”
“……”
“这就是您想把我装在罐子里的理由?萨贝达先生。”

“果然你和那些小姐们是串通好的。”
“说好听些,这可不是串通。最多是通一下情报而已。”

三十秒过去了。雇佣兵先生终于也坚持不住了。
旧伤使他坚强,也使他不得不懦弱。
周围的雾气也消散了,但那位先生依旧是无形的。唯一能看见的只有那让人胆寒的红光。但奈布并不是很害怕——真正的廓尔喀佣兵应该无所畏惧。
他是这样想的。

突然被抱起,熟悉的玫瑰气味涌入鼻腔,强制他的精神清醒。他抬头看着这位他思慕着的绅士先生。
嘿,以前可没有觉得这个位置能看见绅士先生那诱人的脖颈和锁骨。
糟糕。
不自觉吞咽的动作被抓包了。

“萨贝达先生,我隐在雾中,可终究不是雾,也许会让您失望……但如果您真的对我的身体感兴趣,那今晚,我想我的房门不会锁。”
奈布听见杰克的语末染上了一些笑意,扬起了些许性感的声线。
这可不妙,忘记挣扎了。

“再见,奈布。”
“先生,您这个称呼……不觉得犯规了吗?”
“至于我犯规的目的,我想您自己心里有数,庄园见了。”


“快去啊,艾玛,萨贝达先生要走了。”
“诶??——我去吗?”
“你想的主意当然你去。”
“明明艾米丽和玛尔塔也参与了啊!”
“……”

“小姐们?”
大老远就听到了那几位主谋的声音,终于没忍住开口了。
“我可没有因为杰克先生杀一放三而生气。”
是的,虽然没有观战,但奈布大概也就想到了三位小姐是怎么被礼貌的送出门的。

“……抱歉,萨贝达先生。我们只是想……”
“停。不用说了,我能明白。我要说的只有一件事。”

三位小姐屏住了呼吸。

“喜宴,请不要缺席。”

“哈?”
不会缺的。
不过。
什么喜宴?

END
——————————————分割线
“先生是雾,雾也是先生”这个想法是在昨晚想到的,还特意和专杰谈了。明明是这么社情的形容他完全没有感觉呢,真直(?)

顺便宣群!
佣杰聚众产粮现场
↑ 群号 887409007
翻我主页也是能翻到群宣的!一起来玩鸭!

评论(18)
热度(100)

© 妖の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