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慢慢滑落的红色浴衣下尾骨刺着你名字”——是群里的题梗☆
#我流设定 暴躁萨贝达×诱受美人杰克 类似于包养设定(?,是装在镀金笼子里的金丝雀  雷慎
#短篇  ooc慎
#以下↓

————————————————
萨贝达先生摘下了沾血的黑色手套。尽管他身上还溅着不少腥气半干的红色液体。他本来想利落的解决这次目标任务的。啧。将死的弱小猎物只会用无谓的挣扎来彰显自己的无知。

随意将手套丢在一旁鞋柜上,心情还正烦躁的雇佣兵先生这才发现任务途中散在地上的玻璃碎片刮坏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双黑靴。
“……Shit!”
三两下把外套脱下直接扔在地上。萨贝达先生后悔自己把这双黑靴子穿去做杀人这种愚蠢的事情了。
红酒混着泥土黏在鞋底,萨贝达烦躁的扯了扯黑色紧身衣的衣领,直接走进灯火通明的小别墅里。白色的瓷砖地上留下一串暗红色的脚印。这会很难清理,但管他呢,这不是他现在想要考虑的事情。
他现在更在意——他的小金丝雀在哪里。

水晶茶几上还摆着没吃完的蛋糕。他断定那位英吉利美人还在这座别墅里。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大概是因为那位英吉利美人每天都在阳台上放置新鲜玫瑰的原因。那些玫瑰是从花园里摘来的,迷恋花朵的美人先生在院里种满了这些娇弱漂亮的小家伙。

糟糕,这些可人的甜香似乎太容易让人放松警惕了些。
雇佣兵先生突然听见房间门锁细碎的响声。
他似乎想象到了那位美人纤细白皙的手指转动门把手的养眼场景。
但似乎更为吸引人的还在后面,会把玫瑰摆满一阳台的英吉利美人从不会让他的恋人失望。

“萨贝达先生?您回来了应该和我说一声的。”

慵懒磁性的性感英腔不迭不忙的传入耳膜,萨贝达一时有些晃神。这位雾都绅士总能把敬语所特有的奇妙感觉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并不应该只把注意力放在绅士先生的敬语上。

萨贝达可从来没见过这位平时西装打理得一丝不苟的绅士会穿成这样——不过这身红色的丝绸浴衣还真是有够适合他的。让他猜猜?里面不会什么也没穿?——噢,上帝,这位美人正经穿衣服的模样就已经够辣了。

杰克乌黑且略长的头发湿润着,似乎刚出浴的样子,还没来得及把鬓角敛在耳后。抿起好看的薄唇,半眯起狭长的金眸,萨贝达注意到了他对自己满眼都是暧昧的打量。
“不过欢迎回来,我的小先生。”

故意抬高的语尾撩得萨贝达心痒。今天的小金丝雀似乎很乐意卖弄妙曼的身姿来取悦他心情不好的主人。
“今天是怎么了?萨贝达夫人。”一声流氓哨随即圆滑的出了口:“我不记得今天是你或者我的生日。”

“别闹。”
似乎被逗笑的美人先生拉开了些领口,以至于露出了更多让人入想非非的白皙肌肤。
“是给努力工作的奈布小先生的惊喜。”

背过身,光滑的红色料子缓缓下滑。萨贝达觉得身体有些发热,这可比战场上玩命更令人兴奋不已。
先是肩,再下滑到腰部,红色的布料更显得美人先生的皮肤病态的苍白——但并不难看。先生的一切都是好看的,脖颈到腰部,曲线优雅得就像是阳台上最高挑漂亮的那一枝玫瑰。
最后在全部暴露的边缘处,纹着的是是一串金色的精致字母——Neb.Sabeda。

萨贝达强忍住冲动仔细看完了“惊喜”的收场。不得不说,这可真是让人有够惊喜的。但对于那位纵火犯先生来说,一会将要发生的可就不是什么轻松的事了。

“我想金色很适合你,我的奈布先生……”
“得了吧,只要是我的专属标志,怎么都适合你。顺便……今晚别想睡了,我的小金丝雀。”

END
————————————————
满脑子都是对美人杰的黄色废料……但没有肝力呢。
这一篇设定大概还会有后续…大概。
hshs杰克先生真棒嘿嘿嘿^q^

评论(15)
热度(119)

© 妖の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