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一宣】狛日谎言主题合志《Liar》❤

一宣出来了!各位太太们都超棒的!希望各位能多多支持鸭!!

Puppy:







一宣!久等了,这里是狛日的谎言主题合志爆字数现场(撒花花❀❀❀)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成员发生了变动,最终的定稿是8位写手为我们激情爆字数到了17w字❤


所以——砖头本向你们招手~ 希望大家喜欢XD




——基本信息——


原作:超级弹丸论破2


CP:狛日


性质:文本合志(配插图)


规格:A5


页数:340p上下


字数:17w上下


装帧:80g黄道林纸、封面铜版纸+触感膜


封图:灼樱


封设:南大古


宣图:绥绥




Surprise!


随本附送:明信片(若干)、书签x1


特典:钥匙扣(前5赠送,后加购)




工作室待定中XD


预计十月末到十一月预售




——Staff——




主催 Puppy/绥绥




文手(首字母排序)


D.K.H./阿影/阿沾/公子陆阿陆/狐/妖言/夜猫子/亦桐




画手


Gomi/Tuteurfars/镜中音/拾九栎/雾隐明月/喻佑/灼樱






——文本试阅——




《有灵》 by D.K.H.




穿着白色衬衫的日向君站在海岸边,卷起裤脚,赤足踩进海水之中,毫不在意干净白皙的小腿上沾染泥沙。海水是冰凉的,他背对着我看向大海,肩胛骨和挺得笔直的脊柱撑起了白色衬衫。日向君虽然看上去并不强壮,看外貌体型的话,甚至可以说的上是瘦弱,但覆盖在他骨骼上的那层薄薄的肌肉让他爆发力倍增,像一只随时都准备好狩猎的猎豹,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美感。——我这种除去“幸运”什么都没有的废物,又怎么能和日向君相比呢?我是绝对不想领会日向君全力以赴的状态的。


“狛枝,”他回过头来,浅绿色的眸子让我在恍惚间又回想到了修学旅行的时刻,那双眼睛或许会被乌云掩盖,但最终总是会闪烁起希望之光。他弯了弯嘴角,音色轻灵,“你相信万物有灵吗?”






《Nectar》 by 阿影




他被推了下去。


高空中坠落的感觉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呼吸,浅色眼眸直直的盯着站在天台顶端的那个身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病毒』构筑的形态这样直直的瞪着往下坠落的家伙,和他别无二致的眼瞳中写满了无机质的感情,仿佛一个深邃的黑洞,要将面前的一切都吞噬掉。


“是时候看清这个地方有多么令人作呕了。”


在坠落的前一秒,在那个人消失在视野中的前一秒,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GAME OVER.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的脑袋中浮现了这样的字样,占据了他的所有思考。


啊啊,真是绝望。






《逆向未来》 by 阿沾




同样是“失忆”,程序里的日向创有着空白的过去,却对未来充满信心;


离开程序想起一切的日向创,反而失去那份无畏的勇气,变得束手束脚。


虽然措辞和方式都有点问题,但狛枝的话语完全正确。正因如此才无法反驳。


离开程序后的、无法成为神座出流的、又变回预备学科的日向创,再次认清那条沟壑。


还不如不要从程序里醒来。


毕竟,“没有神座出流的才能,却继承了神座出流的记忆。”还有比这个更加绝望的结局吗?








《Rock Bomb》 by 公子陆阿陆




这乐队排练选择的地方实在太巧妙,光的强度刚好压在能否看清成员的面部的界限上,就跟他们都是猫科动物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提前聚在一起练过,整个过程中基本没人掉链子。今天的选曲中鼓的难度不小,每次狛枝感觉差不多能盯出来点儿名堂的时候镲和鼓槌又在扰乱视线,狛枝干脆放弃之,专心给同桌挑毛病。


只是实话说神座的动作相当干净利索,一个简单的敲击动作都能打出一股子生人勿近的禁欲味道,除去节奏偶尔会慢四分之一拍以外看起来竟然很专业。


这么一直盯到了一点半,乐队的练习结束后大家一起鞠躬致谢,各自聊了几句以后神座就朝着镜头走过来,看来是打算把手机取下来。


狛枝窃喜。


可在神座再走近几步时,狛枝突然发现他脸上捂了个口罩。镜头保持在神座面无表情的画面,紧接着屏幕一黑,系统提示“Black Light已下播”。


……这人幼不幼稚!








《Craven》 by 狐




狛枝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异常阴暗,眸子里旋转着令人深陷无法逃脱的漩涡,写满了各式各样的灰色情绪。他一把拽住眼前这个人越离越远的手,“啪”地把对方按在了墙面上。


“预备学科,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这个人是日向创,狛枝很肯定,他是怎么都不会认错的。尽管他有一年多没有见过这个人了,他依旧坚信自己不会认错人。


那人想要挣扎出去,他没想到狛枝这个看上去瘦弱的男生居然有如此大的力气,甚至把他的手腕按的有些疼痛。他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只好作罢。


“我真的是第一次遇见你。”


狛枝不回话,他唇角勾起,稍微侧了侧头,离日向更近了几分。


“但,我不是第一次见你。”








《与神明最后的夏日》 by 妖言




要完了——日向这样想着。附身于他的病魔化身为了另一种东西来汲取他的生命了,原来那半年的诊断书只是为了掩饰这场悲剧吗?日向的大脑此刻仿佛失去了记忆一般空白,来不及闭上眼,他却突然被一道不合时宜的光芒模糊了视线。世界安静了下来,日向只能感觉到身体浮空的奇妙感受,仿佛已经剥离了那具病残的身体一般。再反应过来时耳边全是令人不安的嘈杂声。当视线完全清晰了,日向看见那辆应该磨灭自己肉体的车辆此时已经在不远处化作了一团废铁。


他试着感受自己的呼吸,寻找自己依旧活着的证据,但却被一句冷不丁的话语打断了。冰冷的气息喷洒在自己耳边,如同鬼魅一般危险。


“从现在开始就是倒计时了,日向君。”






《将计就计》 by 夜猫子




“所以说预备学科果然是脑子不好使的蠢货。”未等日向创反驳,他立刻直起身来,继续道,“我讨厌你。”


“讨厌你无可救药的自以为是、讨厌你不必要的固执、讨厌你自顾自地靠过来,明明只要放着我这种人自生自灭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陪在我身边呢?每一次被逼迫要与你独处时便忍不住想离开啊,如果你自己走了我更是要万分感谢呢。”


“啊,是吗?!很遗憾我也一秒都不想看见你,说到底你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原本尝试脱离束缚的手停了下来,日向创睁大眼睛,愣愣地望着对方。


这个场景,似乎在哪里看过?


不、不只是看过,他甚至还亲身体验过……


“看来日向君的智商还是有救嘛。”从容地摆弄着他的刘海,狛枝凪斗再次弯下腰,这次干脆抵在他的耳边说着,“今天可是愚人节哦,说谎是很自然的事……对吧?”






《Attached to Him》 by 亦桐




可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是那些不定因素,例如花了一年之久才醒来的狛枝,再例如他醒来后和善到不正常的态度。原预备学科突然因为狛枝那无比热切的视线,害怕起说出真相后温和的狛枝又会消失,并恢复超高校级的幸运在惊奇屋若离若弃的态度。好了,这下原本他早已下定决心之事又被这家伙给动摇,到头来自己还是那个活在自己阴影里的预备学科。


迟一些再说吧,日向说服自己,以说出真相自己肯定又会被强制休假(如同七海向苗木报告自己连着通宵三天之后一样)为借口。正好趁着才能还未完全消退的这时再付出一些、再挽回一些。


——于是日向创用借口欺骗了自己以及所有人,在坦白与隐瞒之中选择了后者。





评论
热度(338)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