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要去哪里再找我这么乖巧的孩子呢?笑

Lost for love【米英】




   亚瑟.柯克兰,现在正面临着一个世纪难题——他竟然在美/国迷了路。
  糟糕,太糟糕了。这里是哪里来着?首都华盛顿?那美/国那家伙就很可能在这里……唔,该死的,早知道就带上小比例的华盛顿地图。

  啊,才不是因为上次凶走阿尔弗雷德后有点担心才来看看的,谁会担心那个汉堡混蛋啊。整天在会议上那副又自大又霸道的笨蛋模样……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
  亚瑟嘟囔着,擦得干净蹭亮的皮鞋和略有些急切的步伐让他和周围悠闲且打扮随意的人群格格不入。
  就算不是从外貌,任谁都能看出来他是个异域人。

  这里唯一比伦敦好的地方就是没有那连绵不绝的雨水溅脏他珍爱的皮鞋。亚瑟有些后悔没有把他那一直不敢在伦敦穿的白色皮鞋拿到这里来。
  那样的话他就会需要配套的白色西装与茶具,甚至礼帽。亚瑟打消了这个想法。

  回到正题,这里到底是哪儿?不过能确定的是这里是华盛顿就是了。
  亚瑟瞄了一样不远处的那面废墙,上面用让人眼花缭乱的喷漆制造出年轻小伙认为的所谓‘cool’的字样。
  ‘华盛顿’,上面写着。那颜色看起来就像是打翻了的调色盘,然后再用手狠狠地糊上一把。

  亚瑟扶了扶用来伪装的金丝眼镜,祖母绿色的瞳仁半眯了眯,随即无可奈何的整理着不知抚平过多少次的领带。
  亚瑟可不想让阿尔弗雷德那家伙看见自己在他的家里。那可太丢人了。不只是阿尔弗雷德,联五的其他家伙也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打趣的机会的。
  要是被上司知道自己偷跑了的话……亚瑟放弃了call上司的想法。

  反正横竖都这样了。亚瑟咬咬牙,终于决定暂时放下作为英/国人矜持。也许会有知道路的人,啊不,一定会有人知道的。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知道……”
  漂亮的英伦腔还没有一口气流利的说到底,眼前转过的比亚瑟高了将近一个头的美国佬却让亚瑟笑容渐渐凝滞。天知道他为了挤出这个笑容废了多大力气!

  “亚瑟!Hey,真巧!” 
  “阿尔弗……不您认错人了。”
  亚瑟转身想逃,却冷不防被来自右手腕的拉力硬生生拽了回去。他的手套被拉扯的有些变形了。
  “唔……轻点,混蛋!听着阿尔弗雷德,你弄坏我最喜欢的手套了!”
  抽回手,略微仰视着阿尔弗雷德,亚瑟仍旧是烧上怒火的刻薄语气,一点也不因为对方是美/国而放松他利落毒舌的嘴。

  “诶?戴着最喜欢的手套来见Hero?嘿嘿,亚瑟真可爱!” 
  “笨蛋吗你!才才才……才不是呢!这和可爱有什么关系啊!”
  真糟,眼前的美/国小伙子十足的明白亚瑟.柯克兰的弱点。亚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没搭对来担心他。
  不过所谓的大/英/帝/国嘴巴毒是真的,容易被一两句挑逗的话弄得害羞,也是真的。
  此时英/国的脸已经是红的没眼看了,他现在就想回到伦敦,最好一辈子都不要来什么华盛顿了见什么阿尔弗雷德了。

  “当然有关系啊,亚瑟可是世界第一可爱哟!哈哈哈!”
  “哈?!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要不是我迷路我才不……”
  说漏了!亚瑟下意识的捂住嘴,脸上逐渐上升的温度已经密密麻麻的透过了他的指缝,连他纤长白皙的手也因为热滚而染上一层淡粉。

  被眼前滑稽又可爱的英/国绅士逗笑,阿尔弗雷德变本加厉的抚上亚瑟眼镜上的金边,冰凉且光滑的触感从指尖传递到神经。
  “看来我抓到了一只迷途的知更鸟,不不,应该是金丝雀,翠色眼睛的金丝雀。”

  “去你的吧!希望以后能碰见你的场合只有会议室,再见……”
  “Hero错了!亚蒂!”

  本想再一次转身离开的亚瑟又再一次被强硬挽留,看着那个嘴角还沾着可乐痕渍的高大的身影,亚瑟下意识的拉下礼帽遮住大半张脸,语气也变得急切而颤抖:
  “好好叫名字!笨蛋阿尔弗雷德!”

  除了亚瑟不经意的细微挣扎,周围几乎静的没有一丝多余的声响。
  四周的人群都齐刷刷的放慢了步子看着这两个正暧昧纠缠的人,脸上毫无遮掩的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美/国先生!”有人认出了阿尔弗雷德:“您旁边的先生是?”

  “这位啊,”阿尔弗雷德熟练搂上亚瑟小上一圈的肩,一点也不生涩:“介绍一下这位是英……”
  “笨蛋吗你!笨蛋笨蛋!”亚瑟不知所措的捂住阿尔弗雷德那张什么都敢说的嘴,随即又再次压低了帽檐面对着人群,完完全全遮住了他失控的表情:“抱歉……”
  
  “唔!啊呜!”阿尔弗雷德挣脱亚瑟的手,脸上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笑意:“没关系的亚瑟!这里的人们都……”
  “好啦我们快点离开吧!笨蛋阿尔弗……”

  大概确实注意到了亚瑟越见虚弱的锐气,阿尔弗雷德难得的判断正确了局势。
  “今天的小金丝鸟不太适合见客人,各位抱歉啦。走吧亚蒂!”

  人群都表示可以理解的散开了,一时间周围又重新响起来只在此刻让人安心无比的细微嘈杂。

  “什么金丝雀?你就像是只渡渡鸟!啊对,你干脆和渡渡鸟一起灭绝吧!”
  英/国人低声抱怨,他正顺着阿尔弗雷德的脚步去一个未知的地方。他的行动总是比那不饶人的嘴乖巧的多。

  “喂!这可不对,不觉得渡渡鸟和海盗很配吗?”
  阿尔弗雷德满不在乎,他只是微微转头确认了亚瑟正乖乖的跟着自己,又转过头不经意的轻笑。

  “才不呢!这和绅士一点也不配!我现在是个绅士!”

  可你曾经是一个海盗,在海上让人难以匹敌的霸主。这句话阿尔弗雷德没有说出口,毕竟任谁都无法把这个垂着头红着脸乖巧跟从自己的小兔子和穷凶极恶海盗相比。
  不对,这只小兔子一身粗犷且霸道的海盗装扮一点也不难看。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亚蒂现在想去哪儿?”
  “别叫我亚蒂!……我现在想回伦敦。”

  这一定是这么些迷路的时间亚瑟说过最耿直的话了。他现在就想回到伦敦好好的淋淋雨降降温。

  “嗯,好吧!现在轮到Hero登场了!亚蒂想作为遣送人员被送回国吗?”
  阿尔弗雷德不出意外的被恼羞成怒的亚瑟狠狠敲了一下脑袋。
  “你把一个国家意志体遣返回国?上帝保佑你的脑子不要全装的是碳酸饮料!”

  “啊痛痛痛——开玩笑啦亚蒂!怎么可能把亚蒂遣送回去呢?Hero可是很欢迎亚蒂来玩的哦!”
  “……真的是笨蛋啊你,阿尔弗雷德。送我去机场吧……还有都说了好好叫我的名字!”
  “没问题亚蒂!”
  “你根本不听人说话吧喂!”

  阿尔弗雷德带着亚瑟穿越过一大片缠绕着花藤的街道,然后在一家气氛温馨的饮品店前停了下来。
  亚瑟不解的望着阿尔弗雷德,用皮鞋尖轻踢着他的小腿,示意他动作快些。

  “亚蒂想……嗯……喝点东西吗?可乐之外的。”
  阿尔弗雷德忽视了来自小腿的微弱刺激感,并且强调了‘可乐之外’这四个字。他知道亚瑟不太喜欢碳水化合物。

  “啊?”亚瑟显然没想到阿尔弗雷德会有请他喝东西的情调,这简直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不过此时正有些口渴的他并没有理由拒绝这个好意。
  “那就,红茶。”
  “好!亚蒂稍微等一下!”

  “都说了别叫我……亚蒂。”
  亚瑟打赌那个一副急于邀功样子的阿尔弗雷德绝对没有听见他这句话。
  不自然的整理了一下衣角,亚瑟才发现自己与周边环境多么格格不入。如果是严谨且快节奏的日/本还好,要是在美/国这身中规中矩的西装怎么说也太过沉闷了些。

  亚瑟决定把错误归结于美/国——怎么会有这么随散的国家?天知道阿尔弗雷德怎么把这看作为自由。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太长,不一会阿尔弗雷德就捧着两杯相同的饮料杯小跑过来。亚瑟承认他一边跑一边小心着手中饮料洒出的样子确实有些好笑。
  这抹笑意被亚瑟很快的带过了。

  “亚蒂,给!”
  阿尔弗雷德递过饮料杯,不幸的是里面还冒着热气的红茶还是洒了出来。澄红色的液体顺着杯身流下一些,散发着让人宁静的香馨。
  “啊,谢谢……”
  虽然想抱怨一下阿尔弗雷德的粗心,但亚瑟还是放弃了。不过这只是因为亚瑟不想和一个小毛孩计较这种小事,对,只是这样。

  “哈哈哈哈放心吧亚蒂!这家店的红茶可是出了名的符合英/国人的口味哦!”
“所以为什么要拿英/国人说事啊……”
  吐槽完阿尔弗雷德,亚瑟才发现自己果然更喜欢自己的那些中国制造的陶瓷茶具。用吸管喝红茶果然还是太失礼了。

  “不过亚蒂要小心啊烫烫烫烫烫——”
  没有形象的喷出一大口澄红液体,阿尔弗雷德吃疼的吐出舌头。

  这家伙连喝红茶都能被烫到……不对……
  “你为什么也喝红茶?!我还以为你会喝可乐什么的。”
  亚瑟嘬了一小口吸管,这个温度确实足以把一个毫无防备的美/国人烫的暂时失去味觉。

  “因为,因为Hero想和亚蒂喝一样的嘛咳咳——痛。”
  “果然是笨蛋……”亚瑟偏过头,掩饰着再次有些红润起来的脸:“……不过啊,红茶最合适的温度是90℃。这两杯太烫了,失败品。”

  “诶?!——还以为亚蒂会开心啦。”
  看着眼前的大型犬失落的垂下尾巴,亚瑟不由得握紧手中的饮料杯,直到滚烫的温度刺激了他的皮肤。

  “算了算了,不喝红茶了。我去买点别的饮料……我害怕你再喝这红茶会被烫成傻子。”
  亚瑟强硬的把饮料杯塞给阿尔弗雷德,自己朝刚才的饮品店走去。

  “唔,亚蒂等等!……”
  “换你给我等着,麻烦鬼。”

 
  这个地方的装潢非常的温和。不像是美/国给亚瑟的第一印象。他印象中的美/国不是垃圾食品就是英雄主义,还有那些让人心惊肉跳的重金属摇滚。
  这里确实容易博得亚瑟的好感。

  “一杯可乐加冰,谢谢。”
  “好的,请稍等。”
  那个接待的女孩说着流利的美式英语,因为笑容露出的白色牙齿可爱极了。

  “那个刚才买红茶的男孩是您的男朋友?你们看起来关系真好。”
  女孩再次露出活泼的笑容和亚瑟开始搭话。与其说搭话,女孩的语气亲切的像是和亚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呀……不,不是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是这样吗?真可惜……”
  女孩语气中多了一抹惋惜,她往可乐里加冰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其实你们的关系看着真的挺不一般的,”女孩盖好盖子,并小心的插上吸管:“没有哪个人会为了普通朋友这么细心,先生,您要相信女孩对恋爱的直觉。他刚才过来告诉我要两杯红茶,两杯都越烫越好。我以为是他和您的特殊爱好,结果只是因为那个男孩不知道红茶最佳的温度是90℃,有够可爱的。”
  原来阿尔弗雷德那家伙以为红茶是越烫越好喝?……

  “那个,抱歉。再追加一杯可乐吧。冰加的越多越好。”
  “需要把这杯做好的也加入更多的冰吗?”
  “嗯,麻烦了……”

  亚瑟已经尽力保持平静了,但亚瑟肯定眼前这个善良的女孩绝对看出了他的不自然。女孩也绝对知道他的脸红绝不是因为她丰满好看的身体。

  “完成了,先生。您的英伦腔很好听,加油。”
  亚瑟付了钱便匆匆离开了,他紧张的忘记了给这位可爱的女孩小费。他发誓下次来一定会补上,虽然他并不会采用女孩暗示的建议。


  “终于回来了!亚蒂!”
  “……好啦好啦,给,可乐。”
  “可乐?!”
  阿尔弗雷德显然不敢相信亚瑟会请他喝可乐。因为亚瑟不但不喜欢喝,甚至也不喜欢看自己喝这东西。太不可思议了!

  “我还以为亚蒂会另外考虑咖啡和可可,再就是水果茶之类的。”
  “不喜欢别喝了。”
  “Hero错了!”

  阿尔弗雷德庆幸不是咖啡,可可和水果茶。同时也为亚瑟知道他的喜好而高兴万分,虽然自己的爱好大概并不需要特意考究。
  “傻笑什么……笨蛋。”
  亚瑟咬了咬吸管,一股冷意就顺着管口蔓延到了舌尖,让人头皮发麻。

  “还有,红茶,不是越烫越好喝!下次给我记住!”
  “好,没问题咕噜咕噜——”阿尔弗雷德灌下一大口可乐,嘴中的字句也变得有些模糊:“亚蒂下次再来华盛顿吧!”
  “不会再来了!笨蛋阿尔弗!”
  亚瑟抿了一口吸管,里面刺激性的褐色液体果然凉的让人发颤。里面的冰块叮铃作响,满满的近乎全是固体。

  “不过我说啊,亚蒂……”
  “干嘛?”
  “好像冷了点,不觉得吗?”
  说完,阿尔弗雷德自顾自的拥上亚瑟,就像是拥抱一个世界上最能提供给他温暖的东西。
  但被紧紧禁锢的亚瑟发誓,这个拥抱绝不是因为阿尔弗雷德怕冷。因为亚瑟手中的冰可乐正抵着阿尔弗雷德的心脏,它看起来跳动依旧。

  “你,你在干什么?阿尔弗雷德!放开我!”
  “已经被装进笼子中的金丝雀怎么可能再被放出来呢?亚蒂应该学学怎么唱歌。”
  “哈?!”
  不巧的是天色暗了下了,不然绝对可以看见英/国人那红透了的脸。他发现不只是脸,就连耳尖也微微的发着烫。

  “喂!阿尔弗雷德!……”
  没有回应。四周倏然的安静让亚瑟出了神。嗅着阿尔弗雷德身上熟悉的气息。这些气息就像是那些快餐食品所能快速带来的热量,一点点驱赶走可乐带来的凉意。

  很快舌尖的麻痹感也消失了,亚瑟猜想原因可能是某个狡猾鬼执意贴上的吻。这个吻甜腻的让人窒息。亚瑟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的唇齿会这么温暖,这么容易让人沦陷。

  他们分开了,距离使他们快速冷却,却又把气氛推向了另一个制高点。

  “Britain,I'm lost too.”阿尔弗雷德低伏在亚瑟耳边,语气湿润且磁性,如同诱哄:“I'm lost in you.”

  “You are really cunning, boy.I'll take the way for you this time.”
  亚瑟闭上了眼睛,他真恨阿尔弗雷德。看吧,今天是没有办法回家了。

 







  “喂,弗朗西斯。他俩今天是怎么了阿鲁?虽然平时就吵到不行,但今天好像特别严重。”
  “什么啊,中/国你不知道吗?听说上次小亚瑟去华盛顿迷了路,然后就被小阿尔骗到家里强上了……啧啧,不愧是小阿尔。”
  “你确定真的是这样阿鲁?!”
  王耀一边表示怀疑一边抄起会议桌上不知何时多出的小比例地图。

  “这是张华盛顿的地图。”
  王耀仔细看了看上面画了红色圆圈的地方。
  “这个圈有哪里不对吗阿鲁?”
  “……听说好像就是眉毛遇到小阿尔的地方,嗯,凶♂案现场~”


  “诶这个地方风水很不错啊。后面几十米就是机场,真好阿鲁。”

END

评论(6)
热度(55)

© 这个人是杰克的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